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萧耳】人语驿边桥的那座桥  

2016-05-09 06:5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萧耳】人语驿边桥的那座桥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徐州的一次晚报文化协会聚会上遇到过合肥人王晖先生。这位老兄是资深搞文化的60后报人,有那种老报人的范儿,和现在沉浸在网络语言狂欢中的新一代媒体人完全是两种风格。印象最深的是,一行人到李可染故居参观,李可染的侄子带我们看故居珍藏的李可染珍迹,王晖先生是那个最激动的。后来大家一起在徐州站等火车,车站连个座位都找不到,我们就站着聊天。我负责听,他则负责讲民国和古代的各种人物的掌故,王国维龚自珍金圣叹包公朱元璋陈寅恪等等,我听得云里雾里,肃然起敬。

  站累了,听累了(因为王晖先生语速又快乡音又重),在肃然起敬中,和一个穿着媒体人外衣的古典文人告了别。数日后,就收到了王晖先生的新作《人语驿边桥》,一打开书,就见他自述人至中年,历经半生世事与书斋阅读,夜深人静时分,却要任性地沉浸在一重凄迷、柔婉的朦胧美感里。他最爱唐人皇甫松的《梦江南》: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人语驿边桥。他便将人语驿边桥一句,作了书名。

  【萧耳】人语驿边桥的那座桥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想起王晖先生在人声嘈杂的火车站那幽默的,带几分可爱的侃侃而谈,就开始玩拆诗:王晖先生不是那个人语驿边桥的人,那个,应是在他的书中一一出场的各色风流人物;他也不是那个驿,他的书中没有远方,没有浪迹的气息,而是安稳妥妥的书斋短长,他应是那座桥,这座桥架在时间的长河里,微笑地,贪婪地,饶有兴致看着古今多少人和事。他谈历史、谈人物、谈世态、谈语言、谈闲书、谈字画、谈旅行、谈饮食、谈儿女,梦见秣陵惆怅事,桃花柳絮满江城,自己沉醉得不知归路了,也要别人迷了路。

  王晖先生讲到《笑林广记》里的一则笑话:苏、杭人同席,杭人单吃枣子,而苏人仅食橄榄。杭人问苏人橄榄有何好处?苏人回答:回味最佳。杭人回答苏人:等得你回味好,我已甜过半日了。杭人的这先甜半日论,看得我笑起来,这真的在说杭人实际,而苏人风雅么?我们杭人服气么?王晖先生这皖人这么说杭人苏人,却颇有隔岸观火的兴味。

  【萧耳】人语驿边桥的那座桥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有时候又觉得王晖先生是那个熙攘大街上背着手爱看热闹的闲人。他看人家禅榻吹箫、妓堂说剑,都忍不住想掺和进去。他有时又伸长了脖子看戏文,一边议论。他说朱丽叶的奶妈是个说粗话能手,西人谥之为穿裙子的丑角,他就立马不失本分地想到中国京剧里的文丑和武丑。徽班进京,这的确是王晖家的事啊。

  读完全书,我对王晖先生的调侃和逗趣,最终又回归到了肃然起敬。特别是他讲到的一个故事:作家张贤亮之母与俞平伯之女情分昵近,曾长期住在俞家。张平反后,每抵京华,也喜投宿俞宅。深更半夜,睡在俞平伯隔壁房里的他,总听见老人大声说一些听不清的话,有时几达狂吼的地步。俞平伯作古后,张贤亮著文悼念,感叹起外公俞平伯的深夜狂吼,是不是也表现了一点点自己尚余下的不平之气与不甘心呢?”。读到这里,我沉默了。想起张母与俞女的闺蜜情谊,又想起西湖边的俞楼,那影影幢幢的潇洒身影,一个时代的风流,吱哑一声,在王晖先生的笔下,划上了句号。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