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寻找柴埠村,不因离别而忘记  

2016-06-18 00:0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柴埠村,不因离别而忘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柴埠。当它作为一个村庄的命名,摆在陌生人的面前时,并不能激发出多少想象。望文生义——它大约坐落于江溪之畔。盛产的柴薪,顺水搭船,奔向另外的乡市。因处要道,即便不是那么繁盛的码头,入夜总有些喧嚣的灯火。只是,如今已不是柴薪炊烟的年代。柴埠,当然也不会异于其他的茶埠、盐埠,抑或粮埠。然而,当一部关于柴埠的口述史《记忆柴埠》摆在面前,那些细密的传说、故事,村落的由来、发展,以及在大时代的消隐,足以震撼每一个阅读它的人。

  其实,每一个村庄都可以有这样风云的过去,它用不间断的往事来滋养一代又一代的人——不管他们脚踏故土,或者奔向他乡。最终,让他们长成当下的模样。今天要说的柴埠村,位于富春江中游。在水路交通兴盛的年代,柴埠是今桐庐凤川一带向外运输物资的重要埠头,村中男子多以挑脚为主业。只是,如今,柴埠村作为一个村落的样子,已经消失了。虽然,在一些网络搜索与导航之中,依然存有这个地名,自杭州出发,驱车一个半小时,按图索骥地抵达之后,并不能找到曾经的柴埠村。那里是拔地而起的新式大学校园与仍在规划之中的村落废墟。

   寻找柴埠村,不因离别而忘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只有在那片旧址上停驻半天,倾听说不清为何而来的村人的讲述,才知道村落的过往——那个曾经热闹的码头,那座曾经忙碌的砖窑,那所承载了变化和思想的学堂……已经搬离的村民,把在柴埠村旧地上的闲聚,作为自己的日常。当柴埠村的过去即将随着闲聊成为过去的时候,40后爷爷辈的皇甫翊炳与90后年轻人姚颖康共同书写出《记忆柴埠》。《记忆柴埠》中,我们可以读出柴埠村消失的背景,因桐庐县建设需要,2013年起,柴埠村开始拆迁,柴埠人则四散居住于附近的村落。

  其实,在拆迁之前,皇甫翊炳就心心念念要写下柴埠的记忆,而拆迁开始之时,姚颖康则意识到在村人的搬迁过程中,原本口口相传的历史记忆形式必将受到冲击。对于姚颖康来说,自8岁离开这座属于爷爷奶奶的村庄,他早已经是个外乡人。然而,断续之间,他仍在寻找融入柴埠的机会。作为新生代的柴埠人,即便无法亲身经历父辈之前那些生存与创业的艰辛,但仍愿以寻找的方式去了解柴埠,了解那些富春江边下庙山麓的动人故事。于是,已经消失的柴埠村,在村民的讲述,在两代人的书写中,得以重建。

  寻找柴埠村,不因离别而忘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柴埠村,2013年拆迁时,农户593户,人口1943人,小店16家,五金店1家,肉铺2家,菜场1家,理发室3家,小吃店3家,煤气供应店3……读着这样具体而微的数字,有着某种让人感动的温度。正因如此,它是柴埠,而不是其他的茶埠盐埠粮埠。小伙子姚颖康说,不因为离别而忘记。他实际却因离别而记起,让自己记起,也让一个村庄以及它将延续不断的子民去记起。当他与皇甫翊炳完成口述史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20165月。

  费孝通先生曾经说起,历史和传统就是我们文化延续下去的根和种子。为此,在时代的变迁之中,我们终须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未来。因为不同代人的寻找,传承,探究它与自身以及集群的关系,在地理意义上已经消失的柴埠村,在文化意义上其实从未消失,也永远不会消失。

        富春江畔,柴埠村的遇见

  寻找柴埠村,不因离别而忘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柴埠村人说,柴埠村已经消失了。这个车载导航依然有显示的桐庐县凤川街道柴埠村究竟去了哪里?2016510日一早,我们从杭州南收费站出城,沿杭千高速一路往南,一个半小时后,车开出桐庐县凤川出口收费站,没拐几个弯便开上了崭新平坦的凤川大道。道路两侧的行道树是新栽种的,稚嫩而柔弱。县城的车流并不湍急,这让这条双向六车道的马路有种孤独的气派。车道中间绿化带里,参差地开着些花,偶尔还有几个为了给景观植物备留的坑洞。

  周遭仍是拆建的痕迹——有些房屋还留有一副外壳,有些则已变成了红色的土堆。拉着建材的卡车,从宽阔大道上疾驰而过,晴天飞扬的尘土,在这样的雨天里,变成了飞溅到车窗上的黄泥点。这里就是柴埠村,但眼前的景象却不是一座村庄的样貌。道路的一侧,是被一米多高的围墙围起的建筑废墟,另一侧,是修建精致的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桐庐校区。柴埠村在哪里?还好,总有柴埠村人时常在这个已经不存在的村庄里相聚。

  富春江边,遇见姚鹏

  村里没别的什么好玩,所以大家就总是往江边码头跑

  寻找柴埠村,不因离别而忘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55岁的姚鹏,又溜达到了村落的富春江边。还未进入汛期,江水没有想象中的澎湃,沿江的堤岸处,裸露出缁色的滩涂,杂草间有破碎的石板与石阶,船舶停靠在那里。那里曾经是个码头。姚鹏说。柴埠,旧称柴川,是靠码头发展起来的村庄。彼时,凤川大源山、小源山一带盛产柴薪,这些柴通过富春江上的码头,运往江浙各地。久而久之,码头这一带便发展成了一个狭长的埠头村落。尽管如今已没有人能说清村落究竟何时产生,又是何时命名,但据县志记载,清代咸丰年间,柴埠村已是这一代小有名气的交通枢纽村之一。

  1961年,姚鹏出生。一直到1978年高中毕业,都一直待在柴埠村里。那时候,一到夏天,我们每天都在那里游泳,发大水的时候我们也都到那里去看。村里没别的什么好玩,所以大家就总是往江边码头跑。码头曾经是柴埠村里最热闹的一个地方。姚鹏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省里领导来桐庐考察,要到江对面去。那时候富春江两岸还没有大桥相连。村里好多人都挤在码头上,看吊车把小汽车吊到轮船上,运去江对面。

  寻找柴埠村,不因离别而忘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小汽车,可新鲜了。姚鹏自己家和码头也有点渊源,解放前,我爷爷的兄弟在码头那边开过一个茶店,那时候的木板船,都停在茶店的附近,那时家里的日子蛮好过的。只是人们终将告别木柴时代,村里人已经记不起来是在什么时候,停泊在柴埠码头的船只,从木船变成了汽笛轰鸣的轮船,而船上的货物也从柴薪变作了煤炭。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柴埠村的轮船埠,作为富春江上重要的客运码头,终日里热闹非常。这种热闹一直持续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客轮停运,轮船埠废弃。

  村落废墟上,遇见方佐才

  “1979年轮窑厂开起来之后,整个村里约300人在为窑厂工作

        柴埠村废墟的围墙缺口并不难找。在长街和房舍都已经化为黄泥红土的废墟上,村民仍然能找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并站在那里凝望。比如,69岁的方佐才。即便是已经搬迁到了附近的村落,方佐才还是会天天往废墟上跑。可跑去做什么,连方佐才自己也不知道。那好像就是一种无意识的习惯。出门,走着走着,一晃神就又会回到这个地方。好几代都是挑脚挑夫的柴埠村人就是这样,一闲下来就不知所措。柴埠人的无所适从不是今天才有的。

  寻找柴埠村,不因离别而忘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上世纪70年代,当拖拉机刚可以替代脚夫们的力气活时,他们就惶惑了。好在,1979年底,村里开了一个制砖轮窑厂。方佐才就是轮窑厂的第一任厂长。“‘轮窑嘛,就是装的装,烧的烧,分开来流水操作。泥挖出来之后,用制砖机打压成型,再放在阳光下暴晒脱水,再放到炉里去烧。方佐才说,“1979年那轮窑厂开起来之后,解决了很多剩余劳动力,当时村里有七八百口人,厂子光生产线就吸纳了约120人,算上运输线,整个村里约300人在为窑厂工作。

  窑厂砖头一天的产量就有五万块,高的时候还能达到六、七万块呢。不仅村里的房子都是拿我们自己生产的砖盖的,附近也都是买我们的砖。说到这里,方佐才忽然停顿了一下,眼神倏然黯淡了下去。

  后来么,附近很多地方都盖了窑厂,砖块很快就供大于求了。不久厂子转给私人承包,规模也缩小了。

  皇甫祠堂,遇见程春娇

  我们柴埠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有呢

  寻找柴埠村,不因离别而忘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柴埠村废墟上依旧保存的建筑只有两幢,一个是老式徽派建筑改造的老年活动室,1935年出生的程春娇时常来这里会会老友。不过,她最愿意聊的还是另一幢建筑,那是村中主要姓氏皇甫的家族祠堂——解放前,曾是柴埠小学的校址。程春娇师范中专毕业后从建德嫁到了柴埠村。1969年到1986年,她一直在柴埠小学任教,后来又担任了小学的负责人——她不喜欢别人叫她校长,说“‘文革的时候很不光彩。

  “1969年我到柴埠小学教书,当时一起回去任教的只有四个老师。我们根据学生的数量和年龄分了四个班级,低年级一个班,中年级一个班,高年级一个班,初中一个班。不过,那时候的柴埠小学是在下庙山脚,只有一座平房,四间教室,教室还是用木板隔开的。

  寻找柴埠村,不因离别而忘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小学里按照国家规定教授语文数学体育唱歌,英语最初是没有设立的,因为没有这方面的老师,还有政治课和劳动课,这六门课规定在日课表上是要排出来的。在程春娇的记忆里,柴埠的孩子和学校,每年都在变化。

  我刚来柴埠的时候,这里识字的人很少,因为(村里大多数人)是靠力气吃饭的。

  不过,柴埠人很快就感受到了教育的重要性。周边村落的孩子,也都是到柴埠来上学。到后来,不仅开设了幼儿学前班,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柴埠甚至开办了高中。可是当时没有数学和物理老师,让知识青年出来当老师,最后因为师资力量不够,高中只办了一届。程春娇说。柴埠村拆迁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修建浙江工商大学。当时地块划出来的时候,村民其实挺支持的。程春娇说,现在,大家出去会很骄傲地说,我们柴埠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有呢。

   村南安置区,遇见皇甫翊炳

  我不知道年轻人到底在不在乎这些东西

  寻找柴埠村,不因离别而忘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柴埠村废墟的南边,有一部分柴埠村拆迁后的安置房,虽然目前还没有交付,但村民偶尔还是会在小区的景观花园内散散步,跳跳舞。这里,离柴埠村人皇甫翊炳租住的房屋距离不远。他展示了一本234页的册子。封面上的照片,拍的是若干年前柴埠村的入口。细密的石阶缝隙处,杂草生长得如石阶旁不知名的树木一样茂盛。册子上写着:《记忆柴埠》 皇甫翊炳 著。

  这个村史……”皇甫翊炳说,我想,分给大家,村里人每人一本。出生于1940年的皇甫翊炳,这一辈子都生活在柴埠。他教过书,务过农,养过蜂,当过电影放映员,还做过村电工……我姓皇甫嘛,在村里是主姓。我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跟着叔叔伯伯在村里走动。听他们给我讲村里的故事,这个地方,那间屋子的来历,我是听得很入迷的。皇甫翊炳说,后来懂事一点,长辈就跟他说,以后把这些故事都传下去。当时皇甫翊炳未曾想到,这个生养自己的村庄竟会从这片土地上消失。我是想写的。皇甫翊炳说,可我不知道我写的这些东西,年轻人会不会有兴趣看,他们到底在不在乎这些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