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螺蛳洪”的水质报告  

2016-04-09 06:4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螺蛳洪”的水质报告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都说“清明螺赛肥鹅”,春暖花开的季节,跟着螺蛳跑出来的,还有摸螺蛳的洪志新。金华城郊水网密布,这里的人从小就跟“小鱼小虾小螺蛳”打交道,在荤菜缺乏的时代,螺蛳是菜也是饭,养活了代代朴实的农民。家住婺江畔筱溪村的洪志新已年过七旬,从小喝着婺江水长大,靠摸螺蛳养家已经四十多年了,市井一些的叫法便是“螺蛳洪”。几十年来,老洪一直沿用当年摸螺蛳的工具——一根三四米长的竹竿顶端套着三角形的网兜——站在齐腰深的水里,抖动手中的的竹竿,没一会儿,大把大把的螺蛳就出现在网兜里,他转过身,将新鲜的螺蛳抖落到充气内胎上的铁筛篮中……“别看螺蛳小,它可是婺江水质变化的见证呢。”老洪说,在水里讨生活,没有谁比他对家乡水质变化的感受更深刻。

 1970年代,婺江中每天都有摸螺蛳的人

以前摸螺蛳采黄蚬的人很多,特别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没有太多的工厂上班机会,每天都能在婺江里看到摸螺蛳的人。现在的四牌楼、通济桥和老火车站一带,当年摸的人最多。老洪说,记得那时候儿子才四五岁,每天都屁颠屁颠跟在后面。他让儿子站在通济桥上别动,自己下到江里。那时候,婺江水清澈见底,早上七点多下水,摸三四个小时,能弄个百八十斤。“一天采下来能赚5块钱,不知不觉就采了四五年。”那时候水质好,家里淘米洗菜烧开水,都是从婺江打水的。想起当年婺江的水,老洪不自觉就会嘴角微扬。他指着身后一幢两层的小楼说:“这就是靠摸螺蛳盖起来的。”

          “螺蛳洪”的水质报告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1980~1990年代,臭水里长不出好螺蛳

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老洪发现,婺江里的水质悄悄发生了变化。人们不再喜欢吃婺江里的螺蛳,嫌有异味,甚至能吃出柴油味。江里的螺蛳虽然多起来,但品相却变得越来越差。老洪说,螺蛳的生长对于水质的要求相当高,越是清洁的地方品质越好,臭水沟里是长不出好螺蛳的。到了2000年左右,由于婺江水质实在不好,摸上来螺蛳都没人要,老洪只能转战到白沙溪一代的小溪里摸螺蛳,虽然每一两天也能摸上百八十斤,但能摸到上好螺蛳的地方越来越少,也越来越远。

最近几年上游治水,下游溪里的螺蛳不臭了

四十多年了,相比过去扎堆摸螺蛳,如今老洪算是孤军奋战了。可让他高兴的是,最近几年,由于政府大力治水,金华市区和周边的水质逐渐变好,老洪家附近能摸螺蛳的地方也越来越多。“栅川一带的溪里,前些年要想去那里摸螺蛳,根本想都不要想,摸上来的螺蛳是臭的。”老洪嫌弃地说,仿佛能闻到那股臭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后,他就再没有去那里摸过,但昨天他又去了一趟,发现螺蛳的品质非常好。“这应该是上游河水治理后的效果。”他高兴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