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假如IP是一只鸡  

2017-01-08 14:1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鸡的生长是自己的事 怎么吃则是厨师的事

  李敬泽(著名评论家、中国作协专职副主席)

  IP就是要成为被多吃的鸡

  前两天,别人告诉我:说“IP”马上就要过时了或者过气了。这话听得我心里非常悲哀。悲哀的是什么?我刚刚把“IP”大致搞明白,模模糊糊知道“IP”是啥了,结果它过时了。我先说一下我理解的“IP”是什么吧。比如,我身边的梁鸿老师,我们都很爱读她的书,但忽然一天梁鸿老师开了个餐馆,然后由于我们读过她的书,是她的粉丝,就很积极地去她的餐馆吃饭。在这个意义上说,梁鸿老师就充分实现了她的“IP”价值。那么,梁鸿老师的餐馆里可以端出几盘什么菜呢?我想是一鸡多吃,不再是炖老母鸡整只端上来。鸡翅应该怎么做,鸡腿应该怎么做,虽然端上来实质还是一只鸡,但是菜是不同的菜。我们这个时代的IP就是要成为那只被多吃的鸡。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同时,这个时代的读者,一定程度上一定要成为那只被多吃的鸡。为什么?你光读作者的小说还不行,你最好还玩他的游戏,最好还看他的电视剧。这样我们作为读者,作为公众,也是进入了一个被IP化的状态,这是我的理解,不知道对不对。我觉得一鸡多吃肯定是一件好事,充分发挥了鸡的各方面效益,而且,鸡腿和鸡翅膀的味道确实是不一样的。在文化发展过程中,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文化产业和文化工业在急剧发展,在这个发展过程中需要有一个价值的充分发现、充分利用、充分挖掘。

     但是,话说回来,一鸡几吃是厨师的事,至于鸡自身,不能一边生长,一边想——我这个翅膀是要红烧,我这个腿是要被油炸的。如果这样,这个鸡会长成很奇怪的样子。也就是说,对写作者来说,我知道很多写作者在创作的时候IP意识非常强,但我也真不喜欢这个世界上充斥着IP极强的作者,我希望作品在创作者手里尽情地长好,然而,落到别人的手里,再被IP,这应该是一个相对健康的状态。

  董强(北大法语系主任、翻译家) 图像与文字,各有所不能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从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起——我有一个学生写小说,很有才华,第一部小说出的时候让我写推荐,曹文轩写推荐,结果那本书也没怎么卖出去,就拿了一丁点稿费。现在又写了一部小说,这回见我满脸春风,他说董老师我请你吃饭,我拿了很多的版税,有中介几乎把他包了,一下子给他很多钱,我感觉他真的占了这个IP的好处,如果年轻的作者能够乘上这趟快车,能改善他的工作条件,能更好地把他的积极性激发出来,我觉得肯定是个好事。

  用法语写小说的戴思杰,同时又是导演,他拍了《巴尔扎克与小裁缝》,请了周迅出演。当时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大概叫《村长的蛀牙和包法利夫人的舌头》。什么意思?他在小说里面描写村长的蛀牙,用了无数的排比句,一大堆比喻,特别美。结果在电影里头,村长一张开蛀牙,你就恨不得把脸撇过去,你就觉得图像真的没有能力去表现村长的蛀牙。结果让他这么一写,他写了一页的蛀牙。描写蛀牙,你就觉得特别美。然后包法利的舌头,就是福楼拜讲最早见到包法利夫人艾玛的时候,这时候包法利夫人有一个动作,就是假装在喝茶的时候,舌头轻轻地在杯子边缘上卷了一下,一下子把艾玛的闷骚的劲全弄出来。电影里头,最有名的演员想演这个,演不出来,观众不一定能理解这个。这个东西,你就可以看出图像在文字面前,它可以很弱,它已经弱到无法表现,当然图像有非常强的文字无法表现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还有一点,我们提到的IP,我觉得它肯定有大环境,我觉得大环境就是互联网+”IP最火的时候,也是因为大家都在火互联网+”。我觉得如果母体得到推崇的时候,子体也得到推崇。如果母体被否定的话,下面的子体也会被否定,我觉得这是大的思维方式,可能它是一个路子。

  程永新(《收获》杂志主编)好的原创,值得转化成影像

  我觉得可能是中国现在这么一个特殊的时间段。刚才敬泽老师说“IP”可能要过时了,我倒觉得以后把文学原创的东西改成影视,这件工作可能会持续做下去。我个人比较喜欢看《琅琊榜》,但是也有的人说看不下去,看了一段就放弃的。改编本来就综合各种各样的原因,改好了,可能有演员、导演、原创班子、策划班子的各种各样的原因在里面。但是我们把它延伸了来看,除了网络文学之外,在这个时代里面其实还有很多原创的东西可以变成好的影视作品。比如,须一瓜的《太阳黑子》改编成电影《烈日灼心》,作为《收获》的主编,我倒是没觉得会对杂志带来太大的影响。我还是觉得好的原创,值得转化成影像,以后不管“IP”的概念会不会消亡,让影视来影响更多的人,这是件好事情。

  夏烈(评论家、杭州师范大学教授)标准乱了,就很难找回来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前两天,我和郑重兄跑到北京去做《芈月传》的研讨会。之所以跑到北京去做专场研讨会,是因为电视剧《芈月传》在2015年非常热,当然,电视剧是一边播一边被骂。评论家白烨老师曾说过——电视剧的一切好都跟书有关,电视剧的一切坏都跟书无关。这在《芈月传》上表现得比较触目惊心。平时我很乐于见到小说改成“IP”,变成影视剧,但这次我不愿意了。我本来是一个跨界的、很圆融的人,但是这一次我觉得很不好。因为很多人觉得电视剧的不好,而放弃了小说。

  依此类推,无论在通俗的网络小说、类型小说的文本改编上,还是纯文学、文本文学的改编上,我们阅读纸质的文本和观影之间的差异在哪里?我们怎么样更合理地看待人类的文化行为。我觉得我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得细分,我发现这里面差一毫一厘。本来改编是一个很好的事,但是哪里出一点点问题,就会造成界限不分明。界限不分明,我们的标准就乱,乱了以后就很难找回来。

      出版人

        在一把双刃剑下 寻找理想的读者

  赵萍(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文学编辑部主任)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出版物还是应尊崇创作的规律。我觉得从去年开始,很多资本进入了这个领域。资本是要保证投资安全的,而网络文学跟我们做传统文学比有天然的优势,就是它有网络互动性,以及大数据收集的便捷性——有多少人在读,他们对这个作品的反映,他们这个粉丝群体的黏度是多大,它有非常直观的反映。我觉得资本进入文化产业,是IP从去年开始一下子推热的。我觉得到今年或者明年,IP可能出现一个状况,很多人叫它扑街,文艺创作,你如果背着钱在那儿创作,是做不成的。IP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双刃剑,它是有名,但你还是要看作品是什么样的。

  我想不管怎么样,就像我们出版的很多作品,比如说《推拿》,也拍成了电视剧、电影、舞台剧、话剧各种的,毕飞宇老师写这个作品的时候,肯定没有想过要在哪个舞台上呈现,在写作的时候没有想过我的胳膊腿怎么用,他写的时候就是想要把它创作好,写自己想要写的东西,尊崇艺术创作的规律,我觉得这是本质的。

  扈文建(作家出版社副社长)我们的春天快来了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们的情况跟程永新老师差不多。作为文学出版机构,尤其我们两家基本做纯文学,所以IP到目前为止,真的还没有青睐我们。我觉得我们纯文学还是离IP远一点,IP跟主力消费群体的关注度有关,现在喜欢看影视剧的包括网剧的,还是低龄化。等什么时候他们开始成熟了,开始关注纯文学的时候,咱们的春天就来了。

  周向荣(漓江出版社社科部主任)谁是理想读者?

        从出版社来讲,确实出版社的观念有待于更新,如果能把“IP”潜在的知识挖掘出来,不管对作者还是读者来说,都是一个好的契机,但如果想通过影视剧来接近文本,那他们到底是不是我们的理想读者?或者我觉得这是能量守恒的,他如果喜欢电视剧,他可能从另外一个角度来鉴赏文本的魅力。当然不管是图书还是影视剧或者是更多的文化、游戏,我想我们最终目的都是希望大众能更多接触到我们想要传达的文化概念。可能有些方式离这个道比较近,有些方式离这个道比较远。这个过程当中,不管是从市场的角度还是资本的角度,还是原创内容的角度,我们有待于提升的还有很多很多。

  郑重(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IP与伪IP,成就与伤害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IP,我把它分两个概念,一种是真正的IP,一种是伪IP所谓的真正IP,它是有故事文本,有人文精神的含量,有情感的厚度,同时也有广泛的读者和受众作为支撑的IP。伪IP,一是没有这样的文本作为支撑,它只是出了名,其幕后再把这种非文本的东西文本化;还有一种情况,比如,有一个成熟的文本出名了,马上把它做2.03.04.0,结果我相信大家看到的是2.03.04.0,大部分都是死的。我相信,在20162017年,这种伪IP一定被打回原形。

  一个好的内容被IP之后是不是好事?它是一个双刃剑——如果小说文本很好,但是它的电视剧被拍砸了,对文本的伤害是巨大的。比如陆天明老师的小说《省委书记》写得很好,在电视剧没出来之前卖得也不错,电视剧是中央一套播出,出版社再加印10万准备往下铺,但是一铺下去之后,电视剧一播,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省委书记》的销售戛然而止,不仅印的10万压住了,还有原本订货退回的,这就是电视剧没拍好。其实,《省委书记》还不算拍得太坏,但是它把原著文本阅读的张力和想象的空间全部破坏掉。《芈月传》的文本与电视剧也存在这样的关系,我们作为出版社深受其害,压点库存也是有的。有时候,作者就会祈祷,对方是一个好的制作班子,做出优秀的文化产品和优秀的电视剧影视,对文本的拉动才会正相关。

  王芸(浙江人民出版社编辑)影视带动有目的的阅读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影视剧的发展会不会对阅读造成伤害?我觉得不会,恰恰我认为影视剧比较会带动阅读。大家知道2014年有部非常烧脑的电影叫做《星际穿越》,你们知道对这部电影提供支持的是谁?他是美国的物理学家基普·索恩。我们有一条产品线,叫做机器人与人工智能,其实我们当时引进了很多这样的书的版权,但是没有出版。如果我们当时在《星际穿越》没有出来之前出版基普·索恩的东西,可能我们会以《黑洞与时间弯曲》这样的书名出来了,它被归到科学类、理工类里面,很少有人阅读。但是《星际穿越》之后,我们就加紧了这本书的翻译和出版工作。这个书一出来就卖得非常好。这个时候,我觉得影视剧的发展带动了读者去进行有目的的阅读,并且在阅读枯燥的科普类理论的时候,脑子里面能出现跟电影相关的具像化的情境。

  袁亚春(浙江大学出版社总编辑)文本与影视是两件不同的作品

  文学作品改编成影视剧,我们更多时候着眼于不同的数字、不同消费者的角度看问题。所以,看起来这两者的关系是一个伪命题。现在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更多可能是影视产业有投资的饥渴度和创意的相对缺乏,在这个状态下他只能从现成文学作品当中找灵感和创意,所以这没必然的联系,它可能是一种阶段性的现象。我们更多考虑创作者的话,还是考虑读者喜欢什么。所以影视剧的改编,像《甄嬛传》这样,那是皆大欢喜的。如果改编失败或者不怎么样的话,有些不同的议论,我觉得我们的作者,我们的出版社大可不必在这里耿耿于怀,因为这是两个不同的作品。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创作者

       考虑自我多一点 顺应时空的选择

  梁鸿(著名作家、评奖嘉宾)写作时不会想鸡会炒成什么样

  作为一个写作者,是作为完整的鸡生长才好,至于怎么宰割,将来成什么样,的确无法考虑,因为我觉得整体形态很重要。所以我们还是要考虑自己多一点,这样的话,你的鸡形象才能更加完整,更具有你的价值,对IP来说才有真正的创新或者是可能。但我也不会拒绝IP,有人来改编多好。只是,我写作的时候不会想这只鸡会炒成什么样子。

  王增如、李向东(《丁玲传》作者、白银图书奖获得者) IP,就让别人去做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说说《丁玲传》吧,说到丁玲,实际上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她是谁了。《丁玲传》出版以后,很多专家写过书评,但也仅是在学术界引起一些反响。但是,毛尖写的《为〈丁玲传〉选演员》的一个小文章,在《文汇报》上发表后,有人给我(指王增如)发了一个微信说:你去演电视剧了,发了财,也不请我吃饭?我说:没有的事,哪个小报造谣?他说不是小报,是大报。然后他就给我拍了一张照片,我一看是毛尖写的。去年的一场上海思南读书会,我去讲了《丁玲传》,讲完之后华东师范大学也让我们去座谈了一下。然后就是吃饭的时候就说起来,说《丁玲传》应该拍电影、电视,然后就说到谁应该演什么,比如胡歌演冯达,然后让我演丁玲他妈。

  本来《丁玲传》只是在一些专家、学者之间出名,就因为毛尖写的这么一个文章,吸引了很多年轻人要看《丁玲传》,要当演员,所以我觉得“IP”不可小觑。作为作者,就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研究对象,写好自己的东西,至于IP,就让别人去做。

  黄昱宁(《甜牙》译者,金翻译家奖得主)现当代文学不同于以前

  假如IP是一只鸡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因为IP无孔不入,国内原创之外,就轮到外国作家了。我对改编挺感兴趣,我自己也写点评论。比方我们最近的《卡罗尔》,有些影像部分塑造得非常棒,但是在人物性格上,这两个人物之间形成的张力,在小说里面要复杂得多,电影确实是无能为力,同时,我觉得也有文字无能为力的地方。影像现在这么流行,在千变万化地改变文学,这种变化不是说作家很有意识地说我这个小说就是为影视写的,未必有这样的自觉性。但因为他自己的经验当中,已经有太多影像的烙印,所以我觉得现当代文学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它的节奏感,它的空间转换完全和之前不同的。

  康赫(《人类学》得主、白银图书奖得主) 我感觉不到疯狂

  我觉得疯狂的IP”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以前是自己的小说改成戏剧,自己导戏,现在做影像创作。一直没人说要来改编我的东西。我自己改编自己也不存在问题,所以我感觉不到疯狂。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