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访著名作家迟子建(下)  

2016-05-02 07:2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访著名作家迟子建(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最怀恋青春与激情

        能一天读一本书,一晚写一个短篇

  三十多年笔一直游走在故土和都市之间

  记:从《北方文学》发表短篇小说开始,您创作至今有30多年了,现在还记得最早发表作品时候的经历吗?

  迟:三十多年前,我立志写作时,曾往《青春》《北方文学》等刊物投过稿,后来收到了《北方文学》编辑宋学孟老师的来信,说我的作品比较有文学基础,建议我修改。结果由于不得要领,那篇作品越改越差,彻底不能用了。后来,我放弃了那篇小说,书写《北极村童话》,摸到了文学的门,开始写了一系列中短篇小说,登上文坛。回想三十多年前的写作,最怀恋的就是青春和激情,那时一天能读一本书,一个夜晚能写就一个短篇。那时的作品也许青涩,但充满朝气。

  记:您自己如何梳理这几十年的创作脉络?哪些作品是您创作生涯中的节点?

  访著名作家迟子建(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迟:我写完一部作品,每隔几年会回头看,去发现它的不足之处。因为每部作品在写作时,一个作家完全投入进去,是剧烈燃烧,有如投入一场热恋,所有的缺点在那时都是优点。那么燃烧过后,三五年你再回望,总会发现这样那样的不足,这也有利于自己的写作。所以,我很难说自己的哪部作品,是代表作,哪些作品是创作生涯的节点。只能说自己有一些较少遗憾的作品,比如长篇《额尔古纳河右岸》、《伪满洲国》,包括现在这部《群山之巅》,中篇有《世界上所有的夜晚》《向着白夜旅行》《踏着月光的行板》等,短篇有《雾月牛栏》《亲亲土豆》《一匹马两个人》《一坛猪油》等等。

  记:哪些作家对您影响比较大?

  迟:那会是一个漫长的名单,古今中外都有。相比来说,也许是我生长的环境与俄罗斯接壤的缘故,我受俄罗斯文学影响较深。

  记:您喜欢在怎样的环境里创作?

  访著名作家迟子建(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迟:我对环境没有特殊要求。在北京读书时,我在教室自习课上,也可以写作。而学生时代练笔时,放寒暑假时,我就在大兴安岭老家的缝纫机上写作。当然写作《额尔古纳河右岸》时,因为我笔下的人物在白山黑水中穿行,所以我写完一部分回到城市,感觉不适应,赶快又回到故乡可以面对山峦的书房。《群山之巅》的写作,是在哈尔滨和故乡两地,共同完成的。我想越来越不挑剔写作环境,你入作品就会更深。

  记:相对于当下和都市生活,是否历史和远离尘世的地方更让您有写作的灵感?例如说读者非常喜欢的《额尔古纳河右岸》,那种魔幻色彩是十分让人着迷的。再如《伪满洲国》,这个主题本身就十分宏大。

  访著名作家迟子建(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迟:并不完全是这样。这些年来,我的笔一直在故土和都市之间游走,仅就哈尔滨这座城市,我写了长篇《白雪乌鸦》,中篇《起舞》《黄鸡白酒》《晚安玫瑰》等。今后的写作也依然如此,不会做这样那样的划分,哪种题材在心中孕育成熟了,就会将笔探向那里。我的生活状态决定了我的写作状态。我不太同意让作家深入生活这种说法,如果你从一开始就在生活的状态里,你的写作就会跟着生活而流动,生活和心灵融为一体。另外,从文学角度上看,现在中国的城市化进程非常之快,都市和乡村的严格分野已经不复存在,再也不会像上世纪50年代那样,说起赵树理就想起山药蛋系列,说起孙犁就一定是乡村的荷花淀系列。城市化进程,使得我们的乡村正在发生改变。

  赢得读者靠的是作品的精神气质

  记:《额尔古纳河右岸》的结构很像交响乐。您喜欢听古典音乐吗?您觉得文学和音乐有怎样的关系?

  迟:谢谢。我确实喜欢音乐,而且偏爱古典音乐。有时写作时,会放一张自己喜欢的CD。音乐和文学都属于艺术的支流,它们以自己的独特路径,走过不同流域,最后汇集在艺术的海洋。

  访著名作家迟子建(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记:您的很多长篇小说都在尝试不同的叙事方式。现在读者口味也比较刁钻,常说生活比小说精彩,文学技巧也发展到一个比较难于突破的时候。您自己的感受是怎样的?

  迟:不管别人怎么说,文学要赢得读者,靠的不仅仅是技巧,而是作品的精神气质。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学还是有它的市场的。拿《包法利夫人》来说吧,它源于作者看到的一个年轻女人自杀的消息,这个消息可以让当年的百万人知道,但它只是一个消息而已,可福楼拜把它演绎成了世界文学史上的经典名著,就是一代又一代的人在传诵它了。这就是文学的魅力。在这个时代,一个作家最重要的,是摆脱故事的窠臼,努力营造文学意义的大千世界。

  记:您觉得中国的当代文学创作存在困境吗?现在许多读者或者只读国内外的通俗小说,或者只读经典文学,对于国内当代的纯文学比较忽视。例如在莫言获得诺奖以前,本报采访莫言、推介他的作品也有很多,可是真正读过他作品的人还是少之又少。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状?

  访著名作家迟子建(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迟:你说得很对,这些年我和莫言每次在两会相遇,聊不了几句就会有很多记者围过来拍照合影、签名留念。其实我们都知道,他们中的很多人追逐的只是莫言的名气,并没有读过他的作品。任何艺术都是有困境的,文学当然不能例外,无论中外。文学发展到一定阶段,再上一个台阶,确实很难。而好的文学的出现,与作家的自觉努力,开放的社会环境,艺术表达的自由和深邃,都有很大关系。一些国人有追逐名牌的心理,如果他们对莫言的追逐,仅仅是名牌心理,而非对文学的热爱,那是令人遗憾的。莫言对当代文学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那些受读者追捧的作品,未必都是宝石。而受冷遇的作品,也许恰恰是黄金。多年以后,我们再回望现在的文学时代,今天很多沸腾的巨浪,也许早就化作了泡沫。一个作家坚持自己的文学理想和信念,不惧冷落,即便没有大的造化,也是一个有境界的作家。

  记:您现在对获奖是怎样的心情?接下去的创作对您而言又有怎样的意义?

  访著名作家迟子建(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迟: 奖项是意外的光芒照耀了一下你的成果,让它在一个特定时刻,被更多人注意到,但这样的光很快会抽身离去。留下的是漫长的时间,来检验一部作品真正的光华。《群山之巅》,我不敢说我的作品和写作都到了这样的境界。在远方可能还有更雄伟、更神性的山等着我去描写。杭州是个出才子佳人的地方,而我作为一个北方作家,是不可能像在西湖边散步一样创作作品的。对我而言,写作就是在风雪迷漫的旷野上,寻找微弱光亮的独行。为了那样的独行,我是会有勇气持续写下去的。因为在群山的怀抱中,层峦叠嶂,你不知道远山尽头,是奇峰突起呢,还是波涛汹涌。只有连绵着写下去,你的笔才能走过更宽广的山,更开阔的河流。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