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诗人余秀华】在写诗歌的时候,我是完整的  

2016-04-19 00:0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余秀华】在写诗歌的时候,我是完整的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余秀华自认为不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只是在小小的湖北荆门横店村创造专属于她的故事。对于余秀华来说,横店村就像是一个挖不尽的藏矿。她的创作灵感,就来源于在横店的日常琐碎,以及每天的生活感触。因为生活在这里,自由、轻松,她可以将田间地头的见闻变成一首首诗歌。每个人生活环境不一样,写的东西也不一样。余秀华不觉得她的诗和别人的诗,有什么特别的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她的诗里有横店

  《月光落在左手上》是余秀华的第一本诗歌集。这本书的出版,也纯属偶然,好像是因为那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被大家熟知了,就有出版社来找我这本诗集的名字,是余秀华自己起的。为什么会叫《月光落在左手上》?在我创作的2000余篇诗作中,月光是诗歌里常被提及的物像,又因为我身体原因,只能用左手写作。所以,结合起来,就叫这个名字了。诗集中的每一首诗歌都写得差不多,每一个都是自己的孩子,我都很喜欢。

  【诗人余秀华】在写诗歌的时候,我是完整的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余秀华 1976年生,湖北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村民。2009年开始写诗。2015年,农民,残疾人,诗人”——三种标签引爆了公众对她的热议,然而余秀华说:我希望我写出的诗歌只是余秀华的,而不是脑瘫者余秀华,或者农民余秀华的。

    余秀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她的作品,她也没想过别人能从她作品里读到什么,我只是将文本呈现在你面前,你能够读到的东西是你心里能够达到的。读者的想法、思考我不介入,作品受不受关注我也不在乎。写作是一个人的习惯,余秀华在生活中没有停止创作。只有在写诗歌的时候,我才是完整的,安静的,快乐的。诗歌不同于小说创作,更简单,不需要情节,不需要设计,但是需要来源于生活。

  余秀华说,在她的创作过程中,没有瓶颈,没有困境,创作的过程也是生活的过程。她很热爱诗歌,但并不认同诗歌复兴这个说法。诗歌现象本身就存在,诗歌的创作从来就没有中断过也没有停止过,只是人们过去关注的少了,如果你一直关注它了,会发现它还是那样。

          【诗人余秀华】在写诗歌的时候,我是完整的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译者郭雪】人工智能的愿景就像远山,看上去很近其实很远

  郭雪是90后,去年,当她在做《与机器人共舞》的试译工作时,马尔科夫的原著尚未出版。原著是去年7月出的,但版权被提前买下了。那时,郭雪在英国的圣安德鲁斯大学(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的母校)攻读人工智能硕士学位,做着智慧城市的研究。郭雪说,《与机器人共舞》成了那3个月的时间里,最好的朋友、最贴心的导师。在郭雪看来,这是一本非常通俗易懂的人工智能科普读本,没有计算机教科书中难以理解的代码和算法,也没有哲学家们的论证。

  20161月,原著作者马尔科夫,从美国来到中国。那时,郭雪也刚好回北京。短短3天,见了两次面。读者会上,马尔科夫先生的演讲,展示出了一位普利策奖得主的洞察力,以及,硅谷老炮的见地与幽默。第一次见郭雪,马尔科夫和读者们有着相同的意外——“哈,你这么小我们聊了我的专业,我学习的方向,我曾经做科技记者的往事,他告诉我,他甚至就在我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读书的时候,去过我学校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他说,我看好人工智能的未来,而你,选对了自己的方向。

  【诗人余秀华】在写诗歌的时候,我是完整的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郭雪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人工智能专业硕士,曾为科技记者,采访了桑德伯格等人。

    有一天,难得闲暇,郭雪躺在宿舍的床上,看完了最后一集《真实的人类》(人工智能主题英剧)。心里却有了巨大的起伏,人工智能之外的世界,是记者作家们对AI将颠覆人类的预测,而学术的世界里,却是人工智能学者们的小迷茫。郭雪抬起头望向窗外,夕阳已经映红了远处的山脉,她发起了一场向山而行的远足,只不过,最终惨淡收场——几个小时的行走,郭雪与山的距离却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改变。恍然间,郭雪竟发觉,这不正是《与机器人共舞》中故事的缩影?

  约翰·马尔科夫在《与机器人共舞》中,从多个维度描绘了人工智能从爆发到遭遇寒冬再到野蛮生长的发展历程,直击了工业机器人、救援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等前沿领域,进而深入探讨了人工智能(AI)与智能增强(IA)的终极关系。正巧,郭雪又收到好友从远方寄来的卡片,上面印着一只傻气的恐龙,而里面只有一句话:梦想像恐龙,大,而且都死啦。这恐龙梦,似乎也正是60年来人工智能发展的写照。

  【诗人余秀华】在写诗歌的时候,我是完整的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郭雪说,人工智能的愿景就像远山,人们每次望去总觉得快到山脚,可实际走上去,却是望山跑死马。从计算时代人工智能便站稳了媒体版面,可夸张报道后,没有实现梦想的现实,也让人工智能两次进入了刺骨寒冬。距离达特茅斯研讨会已近60年,可科学家们似乎仍然没能走进山的投影。郭雪说,《与机器人共舞》中,马尔科夫并没有那种盲目的乐观,他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还需时日——“如果未来10年,有哪个自驾驶汽车能帮我去买个披萨,那这顿饭我请客

  不过书名还是透露了马尔科夫内心对最终人工智能发展的肯定,就像同名诗歌《Machines of Loving Grace》中写道的,我想去想象一个虚拟生态,人们从繁重的劳动中解脱,重新回归自然,回到动物兄弟姐妹身边。而一切,都将被慈爱的机器照料。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