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吴蓓】十年心事何从寄,半亩方塘忆故人  

2016-04-02 06:3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蓓】十年心事何从寄,半亩方塘忆故人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又到清明,一个怀人的节令。我们为父亲编的纪念集,将于此际发行,陆续递送到朋友们手上。为了尽可能地少麻烦别人,这本纪念集,有一半是父亲的文存:择取父亲著作的前言后记、未结集的文章、编辑手记以及在杭(州)、浦(江)两地留下的一些文化印记。观此,可知父亲一生学术大概、他的职志,以及他的桑梓情怀。另一半是别人写的文章:有夏承焘、吴茀之、叶秀山等大师、名流在父亲生前对他的印可;有吴山明、吴功正、周笃文等大家、贤达在父亲身后对他的追悼以及本次特约撰写的怀念文章。

    忐忑约稿时,吴功正先生说:再过两年,阿叔恐怕就写不动了!听得我心泪潺潺。周笃文先生呢,忙着为文化部举办的国学讲堂授课呢。陈祖美先生呢,动了次大手术。吴泰昌先生正病目呢!是啊,父亲同辈的朋友,老了、病了、依然忙着;而年青些的朋友,处于事业鼎盛期,更有各种安排不过来的窘迫。霎时的怀念,要把它凝固在纸上,谈何容易!因此,当这些文章千辛万苦递到我手上,那沉甸甸的分量,让我感受到的不仅是情意,还有古仁人义士的某种胸怀。

  【吴蓓】十年心事何从寄,半亩方塘忆故人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吴战垒(左)与夏承焘先生

    试想,我的父亲是什么人呢?他不过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出版人、一位学者,生前无权无势,且已睽隔十年,他的子女也不过两介书生。因此,昔日的朋友,他们本没有义务、也得不着任何企图。那么,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呢?书稿联系中华书局出版时,询问出版资助,总编顾青先生说:吴先生曾经为书局做出过贡献,又是出版界前辈,为了对他表示充分的尊重,我们不收任何费用!并且,发动部门,赶制出几本样书,完成我们在去年冬至祭拜的心愿。你说,父亲生前生后所结缘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通过编纂这本纪念集,我捋了一遍父亲走过的学术历程,未知是否准确。而通过他的朋友,我一直在想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他们就是那样一群文化人。文化是什么?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一千个人心目,或许有一千种文化。但他们,是我心目中的、那样一群文化人。

  【吴蓓】十年心事何从寄,半亩方塘忆故人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近日,父亲的老友盛华光先生给我转来了陈望衡先生一首诗:风雨岁月幸识君,喜聚杭州论诗文。啸傲云烟九溪树,酌汲秋湖满天星。清高未必和者寡,陋室自有德者馨。君早仙去空风月,江南何觅真文人。写于20151130日晨7时于珞珈山天籁书屋。自注:杭州华光兄昨在朋友圈发旧照片,中有他与吴战垒合影。战垒是我杭州第一朋友,我们有一段难忘的友情。晨,睡不着,起来写诗。战垒工诗,会笑话我不懂格律吗?”

  工或不工,有什么关系呢?正如集内集外、去年今年,都没有什么分别。不是吗?

  走,或不走,你留驻我心中。

  见,或不见,我守在春光里。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