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听钱穆学生讲《中国文学史》的故事  

2016-03-21 07:0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钱穆学生讲《中国文学史》的故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钱穆先生被称为一代宗师,无论历史、文学、哲学、经济,还是艺术、社会,都有其卓识,且造诣高深。钱穆曾多次讲到,他最爱的是中国文学。然而遍观其一生著述80余部,逾1700万言,却没有留下一部关于中国文学史的系统专著。如今,这一憾事却以一种传奇的方式得到了弥补。1949年,钱穆与友人一起创办了新亚书院。在那里,钱先生开过两次《中国文学史》课程,一次是1955年秋至1956年夏,一次是1958年至1959年,从中国文学的起源,一直讲到清末章回小说,自成一套完整的体系。但因乱世流离加之校务冗忙,讲稿并未能整理成书。

  所幸,钱穆先生的学生叶龙保存了当时所记的笔记。叶龙是浙江人,学生中只有他能全懂钱先生的无锡话,又恰好学过速记,所以笔记做得最好,极为仔细,能做到尽量不遗漏一个字这些笔记就在叶龙先生的箱底静静躺了60年。他在香港搬了十几次家,这些笔记本最不舍得丢2014年,已经87岁高龄的叶龙感到了把这些珍贵资料整理并传下去的紧迫性。如果这些东西在他手里失传,那不只是一人之损失,而是钱学之损失,中国文学之损失。他逐字誊写、校订、整理,并决定一边整理,一边在媒体上连载。最近钱穆的文学史讲义成书,由天地出版社出版。

    静静躺了60年,一字一句都是钱学瑰宝

  听钱穆学生讲《中国文学史》的故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近期友人常劝我把钱师讲过的课堂笔记整理出来,好让大家都可以阅读。由于当年其他同学听了钱师的课,虽然也有做笔记的,但不够详细。主要是因为钱师的家乡口音,有部分听不明,或者做笔记不够快速,我则是用自创草书,笔录较快,且能完全听懂其无锡国语。当我读到这本笔记本第一篇绪论的最后两行字时,内心感到十分高兴,钱师以肯定的语气说道:今日,我国还未有一册理想的文学史出现,一切尚待吾人之寻求与创造。这两句话,我当时如实记录下来,没有增添、减少,用字修辞甚至造句,丝毫没有改动。使我惊异的,是钱师开讲的第一天,他竟说出:过去还没有出现过一本理想的文学史。

  因钱师一向说话谨慎谦虚,说出这句重话岂不是会得罪好多曾经撰述并出版过《中国文学史》的学者或教授?无论如何,过去写过中国文学史的作者除非他心胸宽宏大量,不然,他们内心一定会感到不舒服的。但是,钱师当时如此批评,实在少见。

  听钱穆学生讲《中国文学史》的故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和一群同学多次在课余时围着听钱师教诲:你们读了我的《国史大纲》,还可去多看些别人写的中国通史,便可作出比较,看看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接着的一句是,你们自己去选择吧!这一类的话。但使我很高兴的,便是由钱师来讲中国文学史这门课,必定有它独特之处,亦即是钱师所讲,必定有他创新的见解,让我们可把过去曾看过的其他中国文学史作出一些弥补和修正。他的意思是为了将来要完成一册理想的中国文学史一切尚待吾人之寻求与创造,乃是要靠大家一同来寻求,一同来创造,以达到成功之路。

  记得哈佛大学的杨联陞教授有一次参加新亚研究所的师生月会报告,钱师也在场,他曾说:世界上没有一本著作是十全十美的。钱师讲的中国文学史主要是将前人讲得好的对的继承保存下来,将前人讲得不对的加以辨证修正,力求完美。所以钱师在中国文学史有关重大问题上作出了自己的见解,这便是有益后辈。

  听钱穆学生讲《中国文学史》的故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举例说,钱师是非常钦佩朱夫子熹的,不然,钱师也不会在晚年用他十年八载的精力来撰成《朱子新学案》。连他的知己好友罗忼烈教授谈到钱师的一生代表作也说,自从晚年完成《朱子新学案》后,钱穆早先被誉为权威著作的如《先秦诸子系年》、《两汉经学今古文平议》以及《国史大纲》等名著,都得让位了。钱师在讲《中国文学史》的《诗经》时,对朱子也有赞语,他说:朱子解释《诗经》有创新之意。意即朱子有与前人不同的解释,但钱师也毫不客气地指出,朱子解释《诗经》有时也有错失。因为朱子只用直指其名直叙其事的赋来解释《诗经》,而钱师认为解释《诗经》可有两种方式,他为取信于听众,举出中国文学史上三个不同时代和作者的文学作品来证明,使人无懈可击。这就是钱师所持有的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做学问态度。

  钱师指出,太史公司马迁讲到《离骚》时,他不识历史地理,以为古人把地名写错了,把原文对的反而改成错的。钱师指出,我国古代的山名水名都有特别的意义,譬如霍山,在我国的安徽与山西均有霍山。小山为大山所围叫,所以都有霍山,故霍山只是一普通名词,并非专有名词。又如洞庭这个湖名,同样并不只限于湖南省才有,即凡是有此水通彼水现象者,都可以称为洞庭。湖南的洞庭湖通湘水、资水、沅水、澧水,但太湖亦有洞庭湖之称,因为太湖是通黄浦江、吴淞江等多条水,所以太湖也可称洞庭湖。钱师说,太史公把《楚辞·渔父》篇所说的宁赴湘流而葬江鱼之腹中一句,认为有误,特改为宁赴常流,其实原文湘流并不错,倒是改为常流却是错了。司马迁以为湘水在湖南,怎么人在鄂湖北却会在湖南的湘水自杀呢!钱师指出,此篇是屈原居汉北时所作,所说之湘流实是指汉水,而并非湘水

  听钱穆学生讲《中国文学史》的故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就是钱师的博学而广识处。讲文学史亦得要义理、考据和辞章三者兼顾,不但要讲其历史演变、创作目的和字句修辞,而且还要了解历史地理,懂得校勘学,所以,读书做学问真不容易,少一瓣就会出错。一部中国文学史,等于钱师平常所讲的,即包括原始诗歌和故事、小说。钱师每逢遇着时代大转变,而大家对某一类重要创作在意见上有重大分歧时,他必定会作出明确的决断,并提出有力论证,使人心服。钱师做学问的一贯主张是:历史应还其本来面目,不能曲解,不可贻误后人。不过有一点可以补充一下,钱师自己说在新亚时曾讲过两年文学史,但因为校务冗忙,没有把学生课堂笔记本加以整理改定。

  我听钱师这门课是在1955年秋至1956年夏,钱师查阅过我们的笔记,两次是由助教查看,给了我高分。一次是钱师自己查阅,只用红笔写了五月四日。如果当时钱师欲改定笔记本,很可能会取用我的笔记本,因为只有我全懂他的无锡话,可惜他当时忙不过来。我又在1958年至1959年这段时期听钱师讲宋元明清时代的文学史,那正是我攻读研究所时期,有空就去听,约有十多次,也记下了些笔记。我很高兴还把钱师亲自拟的两次文学史考试题目都抄下来了,一次是19566月期终考试题目,一次是同年毕业考试试题。今附于后。如果我们能够根据钱师全年所讲的温习后圆满作答,那是钱师希望的,当然我们能多看参考书最好,那我们对中国文学史也可以明白得一个大概了。但钱师说过,做学问或研究文学史都是一辈子的事,希望吾人来共同寻求与创造。(节选)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