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周兵兵】帚石楠与里拉琴  

2016-03-19 07:3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兵兵】帚石楠与里拉琴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王晔的新作《这不可能的艺术·瑞典现代作家群像》,封面上,白描着一丛帚石楠缠绕的里拉琴。王晔在后记里说:里拉琴让人联想到诗歌;而帚石楠是瑞典颇有代表性的植物,或许冷峻、忧郁,但更散发着坚强的生命力。王晔在这本书里,选取了瑞典现代文学史上13位经典作家,附带一位当代作家特朗斯特罗默,作为她向中国读者评介的对象。瑞典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谢尔·埃斯普马克教授在为本书写的序言中,简明、系统地介绍了瑞典现当代作家群,对王晔在评介对象的选取上高度肯定,也证实了这14位作家的经典性。

  然而,令我感兴趣的是,王晔为什么会在谢尔·埃斯普马克先生提及的许多瑞典作家里选择这样14位?还是回到封面上那丛帚石楠。王晔在评介本书最后一位作家特朗斯特罗默时说:帚石楠是瑞典秋冬墓园里最常见的植物。后记里又说:这些作家几乎个个都有着历经磨难的人生。无论他们的情感还是他们的写作,大多一波三折。这让我扼腕,但归根结底,又让我释然:作家,大概生来就是要体会痛苦,进而从中提炼生命的精神吧……我坚定地确信,生命的精神还活在、更活在一些死去的事物中。

  【周兵兵】帚石楠与里拉琴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分析雅尔玛尔·瑟德里尔贝里时,她还有这样一段表述:我们许多人,或多或少,又何尝不是怀抱着这样的灵魂呢?人,不需要刻意回避自己灵魂的悲惨。接受命运的姿态没有选择和改造命运的姿态积极,但也许更现实,也透露着一种坚强。因此,我无端地猜想,王晔一定是一个有着强烈悲剧情怀的人,无论是从她的表述——历经磨难、体会痛苦,是从她的潜意识——选择冷竣、忧郁的帚石楠,还是她的审美——悲剧无疑是人生无法回避的、更打动人、更具有力量的一种艺术形式。

  除帚石楠的悲剧色彩,当然还有里拉琴的艺术品质,值得读者期待。王晔长期生活在瑞典,她的散文集,如《看得见的湖声》对瑞典风景人情有着仔细的观察和生动的描述;她还翻译过瑞典文学《格拉斯医生》、《海姆素岛居民》等。这样的经历使得她的评介文字,更像是和瑞典作家散步与交谈。在娓娓道来的叙述中,王晔以她所特有的细腻与敏感,为我们白描出瑞典作家的生活细节。

  【周兵兵】帚石楠与里拉琴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细节可打动人,更可反映人。瑞典诗人古斯塔夫·福楼丁的父亲因家庭衰败而精神压抑,母亲长期受接济而精神崩溃,王晔写道:古斯塔夫·福楼丁出生时,母亲甚至无法辨认自己的宝宝,不得不离开襁褓中的宝宝去疗养。母亲返家时,古斯塔夫·福楼丁两岁,母亲给他带回的竟是8岁孩子的衣服!” 福楼丁由姐姐们带大,他一生爱慕女性也惧怕女性。他和女性的关系也成就了他的诗:我站着,穿过铁栏看这世界/我可以,我却不想从铁栏中解放自己/这是多么舒适,看生活如何沸腾/且朝铁栏扔出高高巨浪/当笑声和歌声穿入铁栏/听来是那么痛苦的圆润和诱人

  再比如,在描述雅尔玛尔·古尔贝里之死时,王晔抓住了这样的细节:“‘有封信在你的床头柜上。说着他就从厨房门那边消失了。他穿了衬衣和浅色的裤子。后来格蕾塔注意到,诗人在走前特意把衣裤口袋都掏空了。格蕾塔没有哭,她很少哭。只觉得恐怖。他正从她面前永远地消失,而她什么也不能做!除了帮助读者了解诗人,这样的细节描写足以让人感到冷峻而悲凉。再看作家和作品本身的剖析。王晔在解读作品的过程中,善于精确地抓住作品的主要矛盾或者冲突,去探究作品的内核,直抵作家的思想,使她的评介文字有着异乎女性作家的犀利与深刻。

  【周兵兵】帚石楠与里拉琴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对魏海姆·莫贝里的移民四部曲的剖析中,王晔提出了对照的人生这一关键词,长子奥斯卡离开瑞典去美国找属于自己的土地,最后将找到的土地以妻子的出生地杜薇茉拉命名,种上了家乡寄来的苹果。他要找的其实还是一块可以生存的像在瑞典一样的家。次子罗伯特从自然史的书里读到海洋”“美国,想知道大洋有多大,想成为自由的人,最后淘金被骗,人们在野外发现他的尸体。一个是身在异乡,犹回故里;一个是客死他乡,魂得自由。这个移民的故事,在反映移民奋斗的苦难与艰辛的同时,也揭示了人性中固守家园和追求自由这两个主题。

  当然,《这不可能的艺术》所能给人带来的感受不止于此。从王晔的评介里,我们看到了帚石楠与里拉琴的缠绵,也看到了将生命作为一种不可能的艺术的瑞典作家群像。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