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王晨晨】乌镇,一曲似水年华  

2016-03-13 07:1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晨晨】乌镇,一曲似水年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乌镇,南方水乡的一个小镇子。据说,为了保护墙面,昔日的乌镇居民常在墙上涂一种近似黑色的漆,而黑色在这一带被称为,这里就被唤作乌镇。也曾听人说,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它的影子,但那里却可能是世界上最适于抒情和恋爱的地方。小学那会儿,黄磊还没有多多,更不是男闺蜜,飘飘长发配合忧郁眼神,文艺到每根汗毛沾上墨汁都能写出一首诗来。那时他的《似水年华》热播,我没能参与剧情,却对主题曲很是着迷,这一迷,便是十几年,而乌镇,也因此被列入我非去不可的名单之中。

  小学、中学再到大学,去乌镇的行程被一次次顺延推后直至搁浅,很多伙伴,执着过的,如今也不再执着。无意在朋友家中看到一本丁立梅的散文集,其中一篇叫《在乌镇千年的酽水里》,当时还特意捧起字典查了这字,才知是浓茶、浓酒之意,总算断了我因其发音的黏腻而生发出的邋遢想象,不过这无疑再次勾出了我的乌镇病。直到今年,诸多琐事才尘埃落定,又暂无开辟新纪元的压力,再巧就是闺蜜提议去旅行,我才终于能到心心念念的乌镇青石板上踩一踩。

  【王晨晨】乌镇,一曲似水年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步入西栅,天公仿佛得到讯息,瞬间下起蒙蒙细雨,就像当年步入拙政园那刻开始飘雪一样神奇。由于太饿,我们豪放地一路用嘴巴扫荡过去,品尝了许多乌镇小食——在桥头的小店吃烧饼,在茅老太臭豆腐的铺子小憩,在叙昌酱园各嚼了一只卤蛋和一颗酱鸭胗,随后又被闺蜜邀请到民国时代胡吃海喝了一把,然而胃的空间毕竟有限,辜负了一桌美食。晚餐结束,和着细雨,我们沿河聊着,走着。

  这时夜幕低垂,西栅的好时光却才刚开始,这实在不算黄昏的常态,黄昏总会让人觉得很无助,好像一切都行将逝去,新的开始又毫无踪迹。而当下的乌镇兴许是因为旅游开发的缘故,至少西栅是这样,热闹的夜市缓和了人的失落和愁绪,并且多了安抚人心的力量。各色铺子和民宿在因细雨而微微反光的石板路旁铺陈开来,万家灯火或明或暗,行人在其中往来不绝,而那些枕水的人家,身处闹市却高蹈于烟火之上,很生活却也非常自我。

  【王晨晨】乌镇,一曲似水年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民宿老板建议我们遇桥便过,一路“S”形的路线能让我们在百步一桥的空间里遇见更多。的确,路上景致不断,路过昭明书院,我忍不住放慢脚步——编纂现存最早的一部诗文总集《昭明文选》的那位萧统太子,当年就在这里读过书,而《似水年华》中文的归处,恰好也是这里。

  就这样走走停停,不知不觉中我们便已逛到西栅深处,那里多的是酒吧。酒吧有闹静之分,我们选了一个静谧的红酒坊安坐下来,面朝古老的廊棚和温柔的水流,融进西栅氤氲的夜色里,然后各自点上一杯鸡尾酒。属于我的那杯,苦苦凉凉,咽下之后还有些许回甘,这真像乌镇给我的味道……

  【王晨晨】乌镇,一曲似水年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夜渐渐深了,我们决定从西栅深处坐船出来。晃晃摇摇中,黄晕的灯光烘托出一片宁静而平和的夜。也有灯光在水汽里发生神奇的形变,鬼魅而迷人地在两岸的连廊上舞出高高低低的音符,丝丝入扣地演绎着欣赏者此时此刻的心绪。细雨的乌镇,仿佛能够理解一切,这气氛难得且微妙,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松弛下来,就像在漆黑的电影院里,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表情中盛满最真实的喜怒哀乐,不再掩饰,更无需伪装。

  于是我们仨就倚在舷窗上,从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谈到张艾嘉1986年自编、自导、自演的老电影《最爱》,很巧都是关于一个女人爱而不得的故事。我不相信宿命,却也无法对发自心底的声音置若罔闻,所以替那些女人控诉,同时感叹着:她们竟能做到这样,是真的卑微……”闺蜜打断我,那不是卑微,是骄傲

  【王晨晨】乌镇,一曲似水年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愣了足有三秒,她笃定的短句完全颠覆了我之前的所有臆想,却瞬间击中我的内心,每根神经也随之被打通一般——是的,是骄傲,一种就算曾经有过也无从发觉却从此刻开始理解骄傲。又想起《似水年华》的两位主演刘若英和李心洁都是张艾嘉为数不多的爱徒,便更觉得我们谈天的内容与乌镇有种内在的默契……就这样,我们看着古船外的风景一路聊着,那天的水一定不会料到,我们竟乐意把那么多心里话洒在她的柔波里。

  渡船的老伯一直在船尾静静地听,只在路过剧院时冒出一句:是你的就是你的,别人怎样也夺不走闺蜜想了一下,肯定地说:有些东西就算是你的,你也得很努力。”……船靠岸了,船家嘱咐我们,下次一定记得去月老庙。第二天的目的地是东栅和未经开发的南栅。恢复旧貌的东栅老街长达2公里,石板路、曲折小巷、廊棚、跨河小桥,民居栉比,实在比西栅古朴很多。逢源双桥、宏源泰印染坊、江南百床馆、木心纪念馆、茅盾故居和皮影戏也都在这儿。

  【王晨晨】乌镇,一曲似水年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是我第一次得知木心先生原是南栅人,生于斯、长于斯,才能有这般才情,能书善绘,写下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慢》)这样的诗句。再往前走是晴耕雨读,那是《似水年华》剧组保留至今的一处实景。我兴奋地冲过去坐在台阶上请闺蜜拍照,本想着装个忧郁,结果忘了头上还戴着明艳的花环,照片出来的感觉很是出离,我却喜欢它的特别。

  东栅还保留了很多作坊供游客参观,虽然那些蓝印花布、银器和千层底儿的制作过程中多少掺杂了表演的成分,但毕竟能够映射部分手工艺人的生活,他们的确就是那样在这小小的镇子里,周而复始地劳作,这样一来,一辈子也就轻易过了。东栅连着南栅,我们继续走,主要是想淘些小玩意儿。一位店家,分明知道我们不会消费,却还是为我们仨一人沏了一杯花茶,好让我们在春寒料峭的时节捧在手里路上喝。他说,他家的花田就在丰子恺缘缘堂的附近……

  【王晨晨】乌镇,一曲似水年华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归程是心满意足,看着聊着,在车站忘记了时间,恰印证了乌镇的时间是静止的这句话。短短两天,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其实,是因为乌镇太好,好到没有语言能够表达我内心的欢喜。我生在江南,应是看惯了水乡古镇的景致,本不该一惊一乍的,但一见到乌镇,我还是没出息地惊了,乍了,而且还病得不轻。只一夜,遗憾自然少不了,错过了西栅的清晨,错过了三白酒姑嫂饼,错过了乌镇邮局和月老庙,却没有错过我们的,似水年华。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