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新上海人”:恢弘的移民图卷  

2016-12-05 08:3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上海人”:恢弘的移民图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上海是一座移民城市,近代移民人口导入的高峰期分别为太平天国、日寇入侵时期。这些背井离乡迁徙的人,或有钱或贫穷,或显赫或寒微,社会阶层、文化程度、经济条件迥异;迁徙者虽也黯然无奈,倒也心情亢奋精神抖擞,毕竟这里是梦开始的地方。其中,就有一拨人1949年前后闯荡上海,姑且称之为解放前后的新上海人。作家徐策的多卷式长篇小说《上海霓虹》第二部《魔都》浓墨重彩所主要描绘的,正是当年这些新上海人的形象。

  它以娇鹂、祖鸿的叔嫂恋为叙述主脉络,勾连起席秉逊一家、席秉逊的女婿及其亲家一家、 “围棋国手缪镜吾一家、黄金大戏院头牌花旦佟颖倩一家等等。

  “新上海人”:恢弘的移民图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些新老上海人所生活的环境比较特殊:那是苏州河边一幢素有亚洲第一公寓之称的老公寓——河滨大厦,华洋杂处、中西文化交汇;同时,大厦内主楼辅楼又有大房间、小房间之分,后者解放前多为娘姨、厨师、仆役,后来还是普罗大众。小房间类似于富人区中的贫民窟。这样一来,河滨大厦自然而然,被投射了更为繁复斑驳的人文历史异彩,也镌刻着上海有租界以来市情走向、民俗流变,包含了这座移民之城诸多特有的血脉和品格。

    《魔都》以此为叙述场景和追述对象无疑是具有典型意义的,这里既是一个解读上海值得开掘的富矿;同样在创作上也是一种巨大的冒险和挑战:想在含义尚未确定的历史语境下,试图放开手原生态写出一个个历史场景中的真性情、真苦乐的人,远非易事。可喜的是,徐策凭着跑马拉松那样的耐力韧劲,倾注一支工于写实兼具泼墨写意的笔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幅恢弘的城市流民图卷不紧不慢徐徐展开,让人眼睛一亮。掩卷之际,是否会作现代杰出画家蒋兆和先生的水墨长卷《流民图》之联想呢?

  “新上海人”:恢弘的移民图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魔都》写的是一幢老公寓里的人情冷暖,亦是一段厚重的历史。尤其在1960年代纷纭繁复的历史变动中,河滨大厦中的各色人等——无论是曾经显赫一时的,还是始终挣扎在底层的,都被卷入其中。但在历史的喧嚣里,仍残存了个体生命细弱却坚韧的喘息。软弱与强大,卑微与傲岸,堕落与超拔,也许都在重新定义。

  《魔都》的叙述语言主要为普通话,而人物的对白则较多采用具有年代感、地域性的沪语,譬如:外甥皇帝”“钢种锅子”“柜台猢狲”“勒杀吊死”“牵丝攀藤”“黏滋疙瘩”“劈栗扑簏”“结棍”“豪燥”“幺二角落”“脚馒头”“触气”“哀歇点”“揩油”“一趸当”“迭歇辰光”“呆板数”“白相罐”“抖豁”“吃生活”“热啥大头昏”“死棺材”“娘冬采”“笃悠玛斯”“一捉堆”“碰个玻璃杯”“装胡羊”“好户头”“爬大水”“撬格伦敦”“珍珠米”“一只鼎”……这些方言俚语有着浓浓的情味,非言语所能道尽,但对非吴语区的读者来说,可能会稍许影响阅读,为此作品在该词语旁均作了注解,故而并不会产生阅读障碍。

     “新上海人”:恢弘的移民图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运用方言也许是海派文学的显著特点之一,尤其清末民初以来,滥觞于《海上花列传》《九尾龟》等的吴语小说,更是把吴语方言推到极致。之后的三十四年代,以《夜夜春宵》《亭子间嫂嫂》为代表作的周天籁等一批作家的市井小说也都作了新的探索。当代名作家程乃珊等在这方面取得了许多成就。作为初涉长篇小说创作领域的晚来者,徐策在沪语表述中用心良苦,由此也可见他续写海派文学的文学追求。

  同时,徐策又深受俄罗斯文学的影响,常有大段的心理描写,将叔接嫂等事件下人物的心理写得淋漓尽致。譬如:西郊公园万国公墓”“东边日出西边雨”“火烧”“红纸卡”“孝子贤孙等核心事件,仿佛一场场折子戏,戏份很足。处在叔接嫂未确定状态下,年轻寡妇娇鹂徘徊摇摆在责任、使命(丈夫临终前,她承诺不光将四个孩子养大,更要紧的是培养他们读书成才成为上等人,这对于半文盲的她绝对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与爱欲、情感、伦理冲突之间。

    “新上海人”:恢弘的移民图卷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面对世俗异样眼光,以及为越来越恶化的贫穷所困的双重压力,娇鹂怎样挣扎、抗争、艰难图存,虽然寒素卑微却内心强大,自尊自爱,理智谨慎,表面上赖婚,实际上需要获得真爱,对小叔祖鸿进行了一次次的考验。她主动出击,逐个化解困境,在苦难中放射出夺目的人性光芒。上述叔嫂恋情节,犹如过山车一般曲曲弯弯、此起彼伏,环环相扣,靠着作家对细节和心灵微妙处的捕捉本领、写实功力,和层层渲染、纤毫毕现的心理刻画手段,使女主人公形象呼之欲出,因而显得特别的灵动鲜活。善于采用方言俚语,提炼原汁原味的生活语言,加上在心理描写方面的造诣,这两者有机结合,让《魔都》呈现出特异的面貌,为海派文学增添了不可或缺的质素。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