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2016朋友圈里的生活印记  

2016-12-26 06:3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朋友圈里的生活印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朋友圈与你,倾吐倾听,参与渗透,躲也躲不过去

    2016年将画上句点。如果回头翻翻自己的朋友圈,会发现——那些刷屏的瞬间,除了与我们相关的生活,还有各种话题性的大事件,就近而言,如聂树斌案罗尔事件雾霾袭来”……空气、水质、人群之间的信任、对未来的期许、与个体看似遥远又息息相关的社会事件,无论一个人选择过怎样的小日子,最终都会被裹挟其中。每个人都如同一棵树,从出发,枝桠交错,组成社会的丛林,从中,可以看到这个时代的各类人群的表情、渴望、获得与丢失。

  就我而言,2016年,我的微信朋友圈多是上班路上随手拍拍的路边花草——那不过是一种希冀,希望那一刻的安静美好,放大为持久的生活状态。同时,我转发评说正能量,也在未知之时保持沉默,但却知道沉默之时该有的自我判断。朋友圈是一个自我角色的传播工具,它告诉朋友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有着怎样的价值观,它传递出的信息,对于周围的人群来说,最终会让一个人形成符号化的定位。分享的意味在于形式,其实质却多是展现,展现当下的同时,也展现其背后的来龙去脉,以及一个人所希望与所摒弃的东西。因而,在2016年就要结束之时,每个人都可以从自己的朋友圈中,看到自己,看到社会各群体的排布以及整体的生存状态。

  2016朋友圈里的生活印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的微信朋友圈里——

  或许,有那么一两位振臂一挥就可促动进步的知名人士。他凭借自身影响力,唤起对问题关注、解决或者被重新讨论的可能。时代的进步需要他们,需要社会的共识,以及制度、规则和效率。

  或许,有几位外来务工的年轻人,他叫小武、小张或小刘。他们来自或远或近的异乡,做着装修、家政的活儿,走进了这座城市的家庭。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当下,在他们的身上有着切实的表现,他们离开故乡、子女、父母,在陌生的城市为未来不懈努力,故乡难以返回,在城市的停驻也十分不易。但是,他们以自身给予了一种可以期待的未来。

  2016朋友圈里的生活印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或许,还有一群正在创业的年轻人,移动互联网给出的机会,摆在很多人面前不可推却。2016年,我们身边有了无数改行的人、做自媒体的人、在各种天使投资中腾跃的人。在一定程度上讲,他们是未来的城市主流人群。纷繁的创业风潮背后,是传统行业必然面对的变局。何去何从,未必要分行业的新旧,它是所有人必须面临的选择。有一群人在前进了,必然有一群人紧跟其后。

  肯定会有一群为伢儿上不上民办、读不读各种补习班纠结的中年人——特别是妈妈们。讨论不休,依然没有确定的答案。在一种特定的教育氛围之中,个体无法对自我形成准确的评估,甚至不敢冒风险去尝试不蜂拥而上的方式。我们应该如何给下一代制造适合成长的空间?每一个都在想。

  2016朋友圈里的生活印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是我,是你,也是他。移动互联网让现世在手机上得以呈现,它制造了当下的热闹,人们用朋友圈或者微信群的方式,去参与、处理和展现着自我生活。我们去关注世界,又渴望被关注。在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媒体上,当下在2016年有了另外的呈现方式,它被放大被关注。多年以后,2016年必将值得怀念。

     他的朋友圈有自己的考古宣言:体验必须是唯一的

     考古工作者郑嘉励——每条记录,都不辜负我走过的路

  今年6月份,朋友圈、微博上,非学术界文艺界的人,都在转发一个段子——我是一个考古工作者,上班也就等于上坟。然后,大家乐此不疲地开始造句: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上班等于上学;我是一名飞行员,上班等于上天……其实,这句话来自郑嘉励今年出版的新书《考古的另一面》。郑嘉励不是段子手,而是一位考古工作者——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一名普通研究员,他研究的方向,也很严肃:宋代墓葬。

  2016朋友圈里的生活印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先说说这个段子是怎么来的。有一段时间,盗墓的案子比较多,经常要做司法鉴定,浙江省文物鉴定委员会的朋友跟他抱怨:我们这段时间每天上班都在上坟。郑嘉励不服气:拉倒吧,我们考古工作者都不敢说上班就是上坟,你哪有什么资格吹牛。然后,这句话就被他套用到文章里了。这位考古人确实因为这句话红了。郑嘉励写了一篇《我的朋友圈》,来说一说这位考古人的2016年朋友圈生活。

  2014年春节返乡,高中同学聚餐。一席间,女同学问:你有微信吗?威信?这么高级的气质,我哪里可能会有,我答。同学说:不是威信,是微信。哦,那么,这两样东西,我都没有。这件事,刺痛了我。中学同学,尤其是在高中女同学面前,丢面子,格外痛心。知耻近乎勇。201468日,我拥有了此生第一台智能手机。次日,发布了此生第一条微信,其文曰:为紧跟时代潮流,开通微信。朋友说,微信看图说话的表达方式,容易助长自恋。但我不反对自恋,在这个世界上,你不爱自己,难道还指望别人爱你?但自恋要适度,别以为他人对你的吃喝拉撒也有兴趣。这个世界上,除非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他们不关心你,就算你死了,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2016朋友圈里的生活印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是我的开篇宣言。从此,两年多来,我的微信,签名未变,头像未改,平均每日一二条朋友圈,风雨无阻,堪称高速前行的时代里罕见的坚守。日均更新一二条,通常当成工作和生活的随性记录,既是备忘,也为抒情遣怀。我从未特意为某条微信设置过给某些特定人看,既然是我的好友,爱看不看,都是做朋友的权利,我不持特定立场。昨天,朋友问,贵朋友圈是怎么分组的?我还以为,她跟我说江湖暗语呢?莫非朋友圈还能分组,一两百号人,分什么组?

  我加过一些微信群,中学同学、大学同学、单位同事、考古业界的群,但不太说话,都是熟人,也不好意思动辄退群。加过一个公共考古的群,陌生人居多,一言不合,我就退出了。现在的微信群,许多因事而设。每开一次会,就建一个群。会开完了,就成了会议的废墟。我的手机里,这样的遗址颇多,仿佛在等待以后的考古发掘。稳定的朋友圈,不过三个:一是杭州宋史读书会,是杭州从事宋史研究的群体;一是历史考古群,是国内从事历史时期考古的年轻人;一是“170协会,是老家的同学死党,我们的身高都不超过1.70米,故名。起初,凡见朋友圈留言,则必回复。后来发现,如果逐条回复,那就别干正事了。如今是,原则上不回复。我认为,点赞是微信多余的功能,收了他人的,不能礼尚往来,感觉欠了人情,徒然增添心理负担。

  2016朋友圈里的生活印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朋友圈是一个人生活、工作和趣味的反映。我是考古工作者,多数内容自然围绕考古工作。前段时间,我在温州龙湾区的建筑工地发掘明墓,破四旧的时代,墓砖剥光了,棺木也被拖走烧火了。但如果了解当地的历史和丧葬习俗,也不能说这墓地毫无价值。尤其当古墓揭开,黄土一抔,斯人已矣,极具思想的冲击力。我在朋友圈里说:虽然是座残墓,也要妥善清理。这是对古人应有的同情与温存。虽然不出文物,也有学术价值。明代永嘉英桥王氏,在大罗山已有家族墓地。但这一支派的家族成员,舍弃附近大罗山的好风水,将墓地建于平地,大概是便于规划家族墓地的考虑。

   当然,家族中之名公巨卿而笃信风水者,又多脱离于家族墓地之外,竭力寻求独立的好风水。大家族中最有影响的人物,如此势利,可见世俗的风水祸福观念,始终大于儒家伦理的聚族而葬观念。无论他们有多少种《家礼》《族规》。唉!我哪里是关心风水,我只关心人心。人生脆弱,英雄末路,理性终归是不够用的,只能乞求于命运垂青。这是我在那一刻的感悟,自然也无妨当学术札记看。

  2016朋友圈里的生活印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龙湾人张璁,迎合嘉靖皇帝,以大礼议发家,官至内阁首辅,这是读《明朝那些事儿》的人都知道的。我在温州寻找张璁史迹,张璁的出生地普门;进士及第前,他在瑶溪讲学的书院;病废后,他在温州城内建造的府第和家庙;张璁在瑶溪皇岙的祖坟;嘉靖十八年,张璁去世后,在状元镇响动岩建造的墓地。每到一地,我就在朋友圈中及时记录当时的感想。我来到响动岩,张璁墓地遗迹无存,但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知墓地的风水气势。我在朋友圈中说,我读《张璁集》,准备了一万字的写作素材,当我来到响动岩,决定删去9998字,只剩下两个关键字——风水。站立山巅,斯人已矣,感念天地悠悠,真是感动。显然,这段现场感悟,是为日后积累的写作素材。我是田野考古工作者,我的文字不能辜负我走过的路,我的体验必须是唯一的。尽管,我将来未必能写出这篇文章。

  前不久,大象公会有篇文章《为什么总是河南、安徽、苏北人被歧视》。我转发时加了按语:在温州、丽水的民间故事中,最被歧视的是江西人。明代江西人何文渊,宣德年间在温州知府任上,是史上罕见的清官,但在民间故事中却被妖魔化,成了居心叵测的小人、温州人的死对头;江西人也是风水先生的代名词,他们到处破坏浙江各地的好风水,何文渊在温州是这样,在丽水,乱挖龙脉的江西坏人,同样无处不在。1930年代,陈万里先生在龙泉、庆元调查龙泉窑瓷器时,捡瓷片、挖宝贝,就经常被老乡当成江西人关于张璁的思考,我终于理出了一些头绪。

  2016朋友圈里的生活印记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朋友在留言中,认为这个话题有意思,这说明我的思考是有价值的。更有朋友补充道:丽水城郊的厦河塔,民间传说是江西人做的锁龙钉;南宋江西人洪迈《夷坚志》,涉及温州的记事,充满了阴森恐怖的想象,说明古人对外来力量的恐惧;明代的浙江、江西,最出人才,在朝中彼此倾轧,故有江西人到处破坏浙江风水的谣言。凡此种种,都有助于我的思考,将来完全可以吸纳到文章中去。传说,蒲松龄写《聊斋志异》,为了搜集民间故事,常备茶烟于村头招待路人,听他们讲鬼故事。我的朋友圈,不费分文,也能采集到各种有趣的说法。

  当然,我也说点工作以外的事。比方说,我今年出了一本小书《考古的另一面》,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文章能被更多人读到。但我深知,为个人的私事反复刷屏,是令人厌恶的。但是,参加力所能及的宣传活动,又是一个作者的职责所在。我转发推介时,曾特别申明如果实在不堪其扰,请朋友们不妨屏蔽我十天半个月再说。半个月后,我果然就很少转发同类信息了。仔细想来,我是一个挺拘谨的人。其实,我的地头我做主,别人爱看不看,与我何干?我希望,在即将到来的2017年,我的朋友圈能够更加勇敢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