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最后的棕绷匠  

2016-12-18 12:50: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棕绷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松阳县的明清老街,聚集着各式小作坊,有打铁的、制秤的、画像的、配草药的、弹棉花的,这些近乎失传的老手艺,有着鲜明的田园耕读印记。在这些一字排开的老式店铺中,有一家制棕绷床的,听店主人说,为松阳县唯一一家,邻近的遂昌、武义等地已经绝迹。店主名叫黄维炳,今年54岁。1975年正月,未满13岁的黄维炳到宣平拜师学习制作棕绷床,4年后回到松阳县城,开了当时全县第一家棕绷床店。

  上世纪90年代后期,生意比较红火。黄维炳回忆说,那时候,他从早上7时开始制床,要一直忙到晚上11时多,一天能卖十几张床,与妻子两人合作都忙不过来,还要请好几个帮工。而随着席梦思、空气床、水床等新产品的出现,曾经是富人家庭象征的棕绷床渐受冷落,现在只有他一人制作就已足够。制作一张棕绷床一般需要21天,其中木工1天,打棕绳12天,编织8天,多选用木质优良的荷木和上等棕丝。床的外架采用荷木,因为木料比较厚实,能够更好地受力,不至于在编织时因拉力过大而导致穿孔裂开。一般一张床的四根荷木外架要打近200个眼,较早前一般多用手工,现在采用电钻,每隔3厘米钻一个孔。

  最后的棕绷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将棕片抽成棕丝,是制作棕绳的第一步,也是较为复杂的一环。抽丝时要长短搭配,接头的位置不能有丝头扎出,绳子粗细均匀,还得上劲一致,一个小车缠满了,再换一个。这时候打出来的只是单股绳子,之后还要合绳,一般一股打好的棕绳有1216根棕线。棕床的床面,在木工活结束后再穿棕绳,这也是一张床质量好坏的关键工序。打好的棕绳按对角线一一穿过孔眼,并用力拉紧,再用竹片勾住棕绳一点点编织,最后用特制的铁爪压紧棕线。全部编好后,用木条将多余的棕绳塞进孔洞里,用铁刀刀柄敲打固定,防止棕线脱落。一个床架孔要穿两股棕绳,经纬交叉,操作时要求每一股绳的每一根线都细密紧实。

  编织时需要静心加耐心,还要用力拉紧,并保证格子均匀,整张床板才够硬,且有弹性,至少睡五六十年不会坏。黄维炳说,为保证床的质量和店铺口碑,他总是尽最大力气拉紧棕绳,时间一长便有了职业病,指关节和手掌处尽是老茧,左手中指和掌面也被磨得皮开肉绽。然而辛苦编成的一张床,早前每张床售价仅60元,现在最多也不超过3000元。除掉材料费和手工费,一张床也就挣个百八十块。在曾经的同行、徒弟纷纷改行后,黄维炳成了松阳唯一的棕绷匠。

  最后的棕绷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做了大半辈子手艺活,黄维炳对棕绷床充满感情,他说:这床透气性好,有弹性,又不软,适合所有人,尤其对腰肌劳损、椎间盘突出者大有好处。但是,随着年龄增大,黄维炳渐感力不从心,尤其老街店铺改造后,面临租金提高的压力。黄维炳坦言,以后也许会搬回杨柳街老屋,从此退休。

        芳野弦歌犹在耳(陈小龙)

  龙泉东南城郊,一个名为芳野的小山村,因为当年东南最高学府——浙大龙泉分校校址所在,铭记着一段不平凡的历史。昔日的胜景,只有从老辈学长的回忆中觅得些许踪影:芳野原名坊下村,村中有一曾家大屋,主屋3楼,偏屋甚多。浙大龙泉分校的行政办公室,文、理、工、农四学院的教室、自修室、师生宿舍、食堂均集中于此,堪称济济一堂。其时风雨如磬,国土沦丧,民不聊生,芳野却因地处荒僻山丘,免受铁骑蹂躏、敌机滥炸,宛如世外桃源,成为吸收东南数省学子的基地。大批爱国师生不计颠沛流离之苦,辗转汇集到此。

  最后的棕绷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当时的龙泉分校拥有众多名流学者,陈训慈、郑晓沧、路季讷、毛路真、李絜非、夏承焘……个个满腹经纶,才华横溢,名重学林,且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他们的言传身教,令青年学子心向往之。虽然众多贫困学子来自沦陷区,接济中断,多靠奖学金或工读维持学业,衣食所需因陋就简,但人人对学习甘之如饴。每晚自修,一人一盏桐油灯,埋头苦读,不觉灯草将尽。此时的芳野,师生融洽无间,教学相长,弦歌不辍。虽身处崇山野岭,却关注时局,心怀祖国。胡伦清教授曾撰一联:以弦以歌,往哲遗规追鹿洞;学书学剑,几生清福到龙泉,写尽当时的盛况。

  芳野的得名有一出处:分校主任郑晓沧教授颇好诗词,有名士之风,感于学校四周芳草遍野,遂于1941年元旦新年团拜时,改坊下为芳野,英译FineYard,师生欣然接受。郑先生的闲情逸致,并非对现实的逃避,而是困境中的豁达与乐观,芳野正寓意分校是培育英才的园地。由此,我们也不难理解浙大龙泉分校的千余名学生中,何以在日后涌现出数百名造诣精深、闻名中外的专家学者。

  最后的棕绷匠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岁月沧桑,世事更迭。半个世纪后的今天,眼前的曾家大屋已是人去楼空,残败不堪。因为年久失修,门窗尽失,后墙部分倾圮,梁柱、地板开始腐烂,地上青苔丛生……此情此景,不禁令人黯然长叹。所幸,名校旧址岌岌可危的消息引起各级领导重视,浙江大学及龙泉市政府各拨专款,社会各界人士纷纷捐资,共同拯救这一文化古迹。经过两个月精心修葺,至199911月,曾家大屋恢复原貌,且被辟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旨在使青年一代从中吸取教诲,弘扬浙大求是学风,以臻学有所成,报效国家。如今的芳野村,期待老校友故地重游,一睹新姿!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