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农夫,果园,有点甜  

2016-12-16 06: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夫,果园,有点甜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如今,当诗意栖居成为人们梦寐以求的一种生活状态时,宁波海曙区卢宇广和妻子刘妹球二人早已告别都市,在鄞州区龙观乡一个小山村的青山绿水间,种下桂树、桃树。转眼间,3个年头过去,眼见山间果树繁茂,生意盎然,夫妻二人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富足。用最好的花和果,酿制最好的酒,这是他们当初的隐居宣言,亦是这3年来不断追求的人生目标。

  从宁波城区出发,到卢宇广的果园需要一个多小时车程,其中一段是蜿蜒的山路。找到一片让自己安心的地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45岁的卢宇广说,由于自己出生在农村,即便在都市打拼多年,一种土地情节依然盘旋在他心头。3年前,当他偶然闯入龙观乡龙溪村的一个山坳,只见山道两边都是茂密葱茏的毛竹林,梯田依山而建,不远处有一个小水库,不由得怦然心动。然而,对于当时的他来说,选择农业,便意味着要放弃正在走上坡路的园林事业。几经思索后,他最终决定听从内心的声音,在龙溪村落脚,投身农事。

  农夫,果园,有点甜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从地图上看,龙观乡海拔300米的章圣寺水库这一带,与水蜜桃主产区奉化一山相隔,是种植水蜜桃的绝佳区域。除了桃树和桂树以外,有着20多年农事经验的卢宇广还按照不同瓜果的生长习性,因地制宜地种上各种水果:杨梅种在略陡的山坡,猕猴桃则在半阴半阳的山坡上,临近水库的那片平地,冬季温度与山东地区相近,种上美国车厘子……就这样,高山白果园初具规模。卢宇广的酿酒梦便在这一年四季从不间断的果香中,慢慢地实现。

  四明山的山泉水质好,可以酿出好酒。之所以选择在龙溪村栖居,卢宇广自有小小盘算。卢宇广老家在永康。在他的童年记忆中,农闲时,那里的家家户户几乎都要酿上几百斤酒,不管是番薯烧、玉米烧,那白酒口感霸道,回味却相当浓郁、醇厚。卢家也不例外。家中几辈人传承了酿酒好手艺,卢宇广自小就掌握了这项技艺。离开家乡来到宁波后,他还在钻研果酒、米酒、桃花酒、蜂蜜酒等不同酒类的酿制方法。

    农夫,果园,有点甜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而在龙观,老卢对这里密密的桂花树甚为着迷,决定酿制桂花酒。龙观乡有6500余亩桂花,被称作中国桂花之乡,有老卢施展拳脚的资源。气温骤降时,老卢开始新一轮的桂花酒酿制。那些金黄色的仿佛还带着秋日清香的桂花,在阳光下自然晒干,厚厚一层铺设在糯米上,一同蒸煮。花香与糯米香互相渗透,进而融为一体,从木桶缝隙中散发开来,屋内水汽氤氲,一片朦胧。而后,干桂花、红曲与糯米充分搅拌混合,再加上四明山泉水,静静地在10摄氏度恒温的地窖中发生神奇变化,所有的奥秘将在酒缸中呈现。

  走入地窖,浓浓的酒香扑鼻而来,几十口大酒缸排列其中。江南的冬季多雨绵长,红曲中的发酵菌缓缓地释放着能量,糯米被催化成糖,后又变成酒精。桂花酒酿成了,喝一口,打个嗝,回味时满满都是桂花香。说着,老卢脸上挂起红晕,仿佛已经喝了美酒一般。未来,他们打算在果园里开一家小规模的精品民宿,面朝水库,背靠大山,邀请三五好友在露台上把酒谈天,快意生活。

        常山古法榨油引人入胜

        木榨动,茶油香

     农夫,果园,有点甜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号子声声,木槌咚咚。常山县新昌乡黄塘村一间油坊传出的声响,回荡在青山绿水间,空气里有种独特清香。农历11月,正是榨油的季节。唱号子的人叫黄金水,76岁了,从24岁起在油坊里讨生计,一直到现在,仍然是这间传统榨油作坊里的老师傅。作为中国油茶之乡,常山种植油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宋末元初。现在,常山常年油茶籽产量达4900余吨,茶油达1300余吨,占全省产量的16.7%,油茶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居全省首位。

  黄塘村是常山油茶的主要产区之一,漫山遍野种着山茶树,这一季的油茶籽已经采摘、晒干,逐渐送入各家榨油厂、榨油坊。和机器榨油不同,黄塘村里保留的,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木榨榨油法。除了采果、堆沤、晒果、脱壳、晒籽这些前期工作外,油坊里还需要经过碾粉、过筛、烘炒、蒸粉、包饼、榨油、过滤,才可见最终的山茶油。一道阳光从高高的窗户斜射进来,照在木龙榨上。传统手工榨油,精髓也在这木龙榨上。

   农夫,果园,有点甜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明代的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记载了这种木榨器具,其中保存的图示结构,和现在在黄塘村看到的一模一样。这种榨油工艺,在村子里已绵延数代。打油时,只见黄金水用一根长两米多的木槌,中间系着一根粗麻绳,挂在房梁上。随后,他双手一搓,握住长两米多木槌的一头,利用钟摆原理,让木槌撞上木龙榨身上的扦头,挤压茶饼便可榨出油来。76岁的老人,打油动作依然矫健,势头起来,他会吼起打油号子。这是打油人摸索出来的换气法门,以便让自己在高强度的劳作中依然保持正常呼吸的节奏。

  吼号如歌,尤其是黄金水的号子,铿锵有力,穿透力极强。再配合咚咚作响的撞击声,这是山村的原生态音乐,一曲古法榨油的的交响乐。在成百上千次的打击中,清香明亮的茶油从榨口慢慢流出。每50公斤油茶籽,可以打出1314公斤山茶油,一车装满的木龙榨,可以打出40公斤山茶油。榨油效率比不上机器,但古法榨出的油,却有着不可取代的市场地位。它比机器多了一层人情、文化以及传承。在黄塘村,每天都有人驱车30多公里,从常山县城赶来,只为买上几十斤木榨山茶油。眼下,随着黄塘村乡村旅游发展,木龙榨已不仅是榨油作坊,更成为保存当地风土人情的文化旅游项目。在这里,木龙榨正在焕发新生。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