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绍兴无人研究祁彪佳吗?”  

2016-12-11 09:0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绍兴无人研究祁彪佳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祁彪佳(1602-1645),出生于绍兴柯岩梅墅村一官宦藏书世家,明末政治家、戏曲理论家、藏书家。他被外界关注最多的是,明清易代,他自沉于寓山花园的池中,殉国而死;他与夫人伉俪情深,被誉为赵明诚和李清照的翻版。

  一

  20年来,曹淑娟从没间断过对晚明文学及祁彪佳的研究。在2006年出版《流变中的书写——祁彪佳与寓山园林论述》之后,利用研究其他课题的空当,依然持续进行《远山堂诗集》的编年校注工作,即将完成,因而与祁彪佳仿佛是多年的好友。不久前,这位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系教授、博士出席了在绍兴举办的一个学术会议——“纪念鲁迅逝世80周年及吴越史地研究会成立80周年学术研讨会”,曹淑娟是海峡两岸祁彪佳研究的权威人士之一。

  “绍兴无人研究祁彪佳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敲开她的宾馆房门,她侧身立在门边,让我们进房间。书桌上,电脑打开着,她正在回复邮件。见我们进来,她合上电脑,说:“不急,咱们先聊天。”曹淑娟,人如其名,温婉淑良,说话温软,每句话的最后一个字字音拖得长长的,说不尽的台湾腔调。她说,同一时间,她所在的台湾大学与北京大学联合举办了一个学术会议,台大中文系主任邀请她参会。因为祁彪佳,她放弃学校的会议而来绍兴开会。

  祁彪佳,出生于绍兴柯岩梅墅村一官宦藏书世家,明末政治家、戏曲理论家、藏书家,也是一位造园家。他被外界关注最多的是,明清易代,他自沉于寓山花园的池中,殉国而死;其次是他的戏剧、戏曲理论著作《远山堂剧品》、《远山堂曲品》;再次是他的《寓山注》以及相关诗歌、小品文的文学价值与园林营造的文献价值。最后是他与夫人伉俪情深,被誉为赵明诚和李清照的翻版。

  “绍兴无人研究祁彪佳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事实上,在名士如“过江之鲫”的绍兴,祁彪佳算不上非常有名,他的好友张岱、老师刘宗周等人的声名都不在他之下。但是,曹淑娟独独钟情于祁彪佳。绍兴,寓山园,梅墅村,只要是与祁彪佳有关的地方,包括他亦师亦友刘宗周主持的蕺山书院,都是曹淑娟的寻访之地。而她的前一次寻访,要上溯到10年前。当时,她到绍兴图书馆寻找祁彪佳的资料,同时向人打听寓山园林,却无人知道。她存着这几个未了的心愿,来绍兴参会。

  二

  曹淑娟之研究祁彪佳,出于偶然。读书时,她随手翻阅了祁彪佳的《寓山注》,便觉里面的小品文文字清新。《寓山注》是祁彪佳撰写说明寓山园林所建制诸景的文字,包括序记和49篇图景小记,文章短小,饶有情趣。几年后,曹淑娟眼界更开阔,重读《寓山注》,她的感受不止于文字很清新,更有祁彪佳以文字自省、锤炼道德的力量。“嗯,这人有意思,值得再去深究。”曹淑娟对自己说。祁彪佳“生而英特,丰姿绝人”。正史中的他,为官严正,而文集中的他,则如张岱般,爱戏成痴、嗜园成癖,注重物质与艺文享乐,追求精致生活,是一位“有痴有癖”的名士。

  “绍兴无人研究祁彪佳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一部传世的《祁忠敏公日记》,聊引几则,可见一斑——妻子商景兰产女血崩,祁彪佳“为之彷徨者竟夜”;“与内子闲坐朝来阁,雨后山色,青翠袭人,不觉抚掌称快”;其妻生日,“晚,悬灯山中,与内子观之为乐。”是年,祁彪佳40岁,商景兰37岁,这对神仙眷侣已经携手走过21个年头,依然留有那份举杯小酌的雅趣,怎不令世人艳羡?章诒和曾说,若生在明清,就只嫁张岱。一个多么丰富、美好的男人。而研究祁彪佳者认为,祁彪佳符合了古今女子对男子的所有期许。

  “他未必符合我的期许,却是一位我似乎可以理解的文士。”总之,曹淑娟钻进故纸堆里,有8年时间,每天与祁彪佳“朝夕对话”。她从祁彪佳的著述和日记入手。《越中园亭记》《寓山注》是明代园林小品不可不提的组成部分。大量存世的奏疏、信札、尺牍、日记,则详尽记录了祁彪佳一生波澜起伏的心路历程。自崇祯四年(1631),祁彪佳就职福建兴化府推官,到顺治二年(1645)六月初四,自沉于池底殉国的前日,他留下15年日记,其中自崇祯八年南归后,十年未曾中断。

  “绍兴无人研究祁彪佳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父亲丧期,他没有日记存世,但《远山堂曲品·剧品》《远山堂诗集》和《远山堂尺牍》中,与藏书家、戏曲家的往来书信,依然留下了丰富的活动资讯。只是曹淑娟在查阅这些资料时,中间的辛苦不足为外人道也。这些资料散落北京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和浙江图书馆,有的是稿本,有的是抄本,往往都是孤本,曹淑娟只能手抄,工程繁复。尤其是《寓山志》,目前国内尚无完整藏本,较为完整的《寓山志》三册现藏于日本的尊经阁文库。曹淑娟也托人想方设法地把它影印出来。

  “读着他的日记、作品,我感受到他的世界展示了一个明末士人回应时代社会的生命格局,所以我愿意做他的研究。”曹淑娟把寓山园林作为切入点,将祁彪佳对园林的记述放在更广阔的社会文化生活中考量,不仅刻划了明末士人群体画像,也是中国园林史研究中有分量的一部著作。不只研究祁彪佳,王阳明、刘宗周、陈洪绶等等明代的绍兴籍士大夫,这些人,都成了曹淑娟关注的对象。谈到这些气节人物,她一再用到“感动”这个词。

  三

  “绍兴无人研究祁彪佳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坐在酒店客房里,曹淑娟讲述着祁彪佳,陷入回忆之中,祁彪佳的寓山园林原址就在现在鉴湖大酒店的位置。曹淑娟听后睁大了眼睛,“真的吗?”见她对寓山遗踪一脸向往之意,我提议带她去寻访。“真的可以吗?那真是太感谢了。”冬日,淫雨绵绵,我们驱车来到鉴湖大酒店,门口的服务员对于“祁彪佳”“寓山”一无所知,我拿出手机里留存的文章和照片指给他看,他这才“哦”了一声。“酒店里倒是有个寓山厅……”他随后叫来一个绍兴人,他显然知道得更多些。他说,酒店旁的小山就叫寓山,山下原来有个寺庙,“文革”期间拆了,就在现在停车场的地方。

  曹淑娟听后频频点头,她不顾雨天路滑,走上寓山山顶,展开双臂,闭上眼睛,她的心早已穿越到了300多年前。祁彪佳笔下的寓山,种有满山的梅花。寓山之顶有石如芝,称铁芝峰,峰顶平旷,可容数十人。月明之夜,文人雅士在此赋诗雅集,看鉴湖月影,远山如幕,诗意顿生,画情渐出,张岱亦曾陶醉于此。“站在这里远眺,与祁彪佳《寓山注》中所言视野相符,应该就是这个区域了。”曹淑娟拿出照相机,咔咔咔地拍下许多照片。“祁彪佳的文章里写着,站在寓山小平台,可以看见柯山、彤山,柯山在这里,彤山在哪里?”曹淑娟问道。

  “绍兴无人研究祁彪佳吗?”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们几个噤声,面面相觑。“绍兴无人研究祁彪佳吗?太可惜了!”她用一口温软的普通话问。在曹淑娟的眼里,祁彪佳的园林文学,放在中国园林文化史中,也不输任何大家,王维咏辋川,杜甫咏浣花草堂,白居易咏履道园,苏舜钦咏沧浪亭,袁宏道咏柳浪,祁彪佳咏寓园,可谓各有千秋。至于为人,祁彪佳是晚明清流派士大夫的典型,他的资料历经三百多年藏而勿失,保存下了数百万字的珍贵文献,仅以15年的《祁忠敏公日记》以及十余种尺牍而言,其记载时代的重要性,保存的完整性,内容的丰富性与真实性,是研究晚明时局、士风或江南社会文化的重要历史资料,也可以藉此体认晚明士大夫的政治际遇与心态。

  “可惜的是,当代学界对祁彪佳的研究很不充分,他的相关著述也没有得到必要的整理校勘,假如绍兴有人愿意对祁氏文献的史料价值进行挖掘,将会很有价值……”曹淑娟建议。当晚9点,曹淑娟要飞回台湾。临别,她再三表示感谢:“今日意外惊喜,到了寓山园,去了梅墅村,见到村里有一条道路取名‘彪佳路’,还去了蕺山书院。”曹淑娟在做的是,打捞起沉在池底的祁彪佳,让后人观看到那个时代的文人名士营造的那片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