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一年读100本“杂”书  

2016-12-11 09:0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读100本“杂”书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鲁迅青少年文学奖,他拿了三次一等奖。这是怎样一位学子,又有怎样一个家?父母都是“书虫”,家里15个书柜装满书香

  四次参赛,三次拿下一等奖

  18岁的俞舒扬,戴一副黑边眼镜,清瘦、文气,话不多,但一开口说话很活泼,显得比同龄人要成熟不少。老师和家人对他的评价很高:阅读量大、知识面广,而且他的文章有灵性,每篇都有自己的想法。俞舒扬最早参加鲁迅青少年文学奖大赛,是在杭州育才中学读初二时,今年已经是他第四次参加鲁迅青少年文学奖的比赛。可喜的是,他三次获得了鲁迅青少年文学奖一等奖。老师笑称他为“得奖专业户”。因为从小到大,俞舒扬参加过很多作文比赛,获得过很多奖项。

  一年读100本“杂”书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第八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高中组比赛分三轮,初赛是今年四五月,交一篇不超过5000字的文章,从100万人中筛选出两三万人。复赛在10月,发给你两三道题,任选一道,创作一周后上交。俞舒扬选择了《与____对话》,正在构思时,妈妈推门进来,就灵机一动,写了篇《与娘对话》,主要是讲一讲母子的相处之道、亲子感情等。决赛在上海,要求现场写作,一个半小时内写篇时评。选题两个,一个是当今社会和100年前的社会相比,矛盾已经缓和很多,还需不需要鲁迅式的呐喊;另一个是引用鲁迅《且介亭杂文》中的一篇内容,写一篇时评。

  俞舒扬选择了第二个题目,写了一篇《奴儿乖巧》。凭借这篇犀利的时评,俞舒扬获得一等奖。俞舒扬是公认的理科学霸,他说,看起来理科和文科是两条路,其实是互相影响的。就像写时评,理科训练出来的严密的逻辑,能帮助把文章写得很清楚。杭州高级中学副校长许涛曾多次指导俞舒扬写作参赛。他说,俞舒扬是一个整体素质突出的孩子,文理兼备,他是理科学霸,也具有较高文学造诣,独特的视角让他的文章有了灵魂。

  每年看书100本,喜欢鲁迅文章

  一年读100本“杂”书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俞舒扬喜欢安安静静地阅读,他每年的阅读量在100本左右,平均三天要看一本书。初一时曾有个纪录——一星期早起晚睡看完42本书,每天读6本。“以前,我经过路边的书报亭,发现那里居然在卖《全球通史》,还有不少比我年纪还大的古书,非常开心,花200块买了十几本回去,有《马丁·路德·金自传》《菊与刀》《人类简史》等,最便宜的一本是中国小说选,二十年前出版,书页都黄了。同学们看我抱这么多书进教室,都惊呆了。”俞舒扬的书单或许能让家长们有所启发:他不光读中外名著,还读历史类、人文类的书籍,像《哈利波特》《银河帝国》等西方小说他也会看。

  “舒扬从小就爱看书,而且涉猎很广。从《哆啦A梦》到《资治通鉴》,统统都看。从初中开始,我们车里永远放着书,他一上车就看书,吃饭也看书。”俞舒扬的爸爸蔡云超说。俞舒扬的妈妈俞宸亭还记得,舒扬和同学们小时候都喜欢看《哆啦A梦》,但不少同学家长都以“漫画书没营养”等理由,并不赞同。“儿子说,《哆啦A梦》书里的用词很幽默。我跟着他看,结果也被书里的遣词用句给逗乐了,立刻给他买了一整套。”俞宸亭说,她也想分享给家长们,不要以自己的经验轻易打击孩子的阅读爱好。

  一年读100本“杂”书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俞舒扬看书追求博而杂,他说,看书的目的主要还是得到思想上的提升。“我非常喜欢读鲁迅先生的文章。鲁迅,‘90后’‘00后’依然恋他。”在俞舒扬看来,现在可以读的书很多,但是,鲁迅先生的作品仍是很好的选择。鲁迅的作品文笔轻松幽默、内涵深刻,文字并不追求华丽,但很真实,直击现实,能震撼人心。适逢鲁迅诞辰135周年、逝世80周年,薪火相传的文学领域自然格外引人瞩目。寻找当代鲁迅火种,传播独立思考精神,今年的“鲁迅青少年文学奖”具备了更深刻的涵义。

  “鲁迅青少年文学奖”由鲁迅之子周海婴先生倡议发起并创设,每届有超百万名青少年参加,称得上是国内高水平的青少年文学奖项之一。11月下旬, 2016年第八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在上海颁奖。祖籍诸暨的杭州高级中学高三(12)班男生俞舒扬从百万投稿者中脱颖而出,并通过总决赛的现场写作,拿到一等奖。这也是俞舒扬第三次将鲁迅青少年文学奖一等奖收入囊中。

  一年读100本“杂”书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读书不刻意去追求非要读懂,如果刻意理解的话,反而不会比换一种心态去读获得的心灵感悟更多。古龙写武侠小说,会把人生哲理放进去,‘你若能令别人笑一笑,纵然做做愚蠢的事又何妨?’写作不就是要这种境界吗?”俞舒扬说,参加鲁迅青少年文学奖的比赛,就是为了走近鲁迅、了解鲁迅,继承、发扬鲁迅精神。在俞舒扬眼里,写好文章除了要多读,还要多写多练。从小学开始,他就有写日记的习惯。现在因为学业比较繁忙,改为写周记的形式。“我们全家人都喜欢旅游,但是也不能瞎游,回来我们都要写写游记。”俞舒扬说,写游记对他的写作帮助很大,看似信手拈来,其实情真意切。

  一家四口,个个写得一手好文章

  俞舒扬的父母都是诸暨人。家庭教育的熏陶,重要性不言而喻,俞舒扬有个好习惯:每天都要坚持来一段阅读的最美时光。潜移默化,润物无声,文学的积累不带半点功利色彩,才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俞舒扬家是特殊的一家:吃过晚饭,家里很少出现电视的声响,或书或文、或读或写,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里忙碌着自己的兴趣爱好。爸爸蔡云超祖籍诸暨,是一名书法家。妈妈俞宸亭是诸暨次坞人,是一名城建作家。哥哥在读研,是一名研究生。他们都写得一手好文章。爸爸、妈妈在家,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看书。家里一米多宽、两米多高的书柜有15个,每个书柜都有近千册书。

  一年读100本“杂”书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俞宸亭有坚持写育儿笔记的习惯,有事则长,无事则短。18年来,从一开始用纸笔写到如今在电脑上或者微信里记录。粗略一看,每篇育儿笔记几乎都是书信体,以“扬儿”打头,既有记录儿子成长中的点滴和趣事的生活小文,也有在遇到儿子人生重要节点时写下的寄语。“小时候我还不识字那会,就老让妈妈读给我听。”在俞舒扬看来,他能对阅读产生浓厚的兴趣,妈妈的教育和育儿笔记也是功不可没的。2010年,俞舒扬的家庭荣获了“杭城十大书香人家”称号,为了纪念,他们出了一本家庭合集——《亦闹集》,以书法、诗文、随笔、游记、读后感、散文、时评等形式,对家庭平凡温馨、和谐欢乐的故事娓娓道来。

  《亦闹集》中一篇名叫《诸暨三日游》的文章,是2010年俞舒扬回诸暨老家游玩时写的。“暑假,我经常会回诸暨看看,有时住上一两个月。”虽然小小年纪,但是俞舒扬已经有了自己的作品集。《画锦堂集》收录着他小学到初中的作品,有些还是发生在诸暨的故事。眼下,俞舒扬的第二本作品集《亦青集》正在整理出版。听俞舒扬讲年少时的他,让记者想起鲁迅先生描写少年闰土的一段文字:“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坚定而灵飞,文学的美,都在此刻这孩子的眼眸中。

  一年读100本“杂”书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奴儿乖巧(俞舒扬)

  驯良也分许多种,正如温柔的女性也各有异同。

  一个在外纵横捭阖,一双柔荑翻云覆雨的巾帼英雄,走进家门也许就舒展了黛眉,轻合了丹唇,一副相夫教子的传统妇人模样。对待他人如猛虎出柙,面对老公却温润服帖如羊羔。

  圣人心中百姓当有的姿态恐怕亦然。小时候长辈使你坐下,你就驯良地坐了,背挺起,手放平,头昂起,声要低,因此家庭和睦,上下相安。长大了君王让从军,没有不佩剑上马的道理;皇帝让开山挖河,操起鹤嘴锄,纵是太行王屋楚水大泽也刨干净去,于是国泰民安,四海升平。

  一百年前,这套周密完备的全国行政体系叫周姓、胡姓、陈姓等等的大家骂得狗血淋头,结果不论南京的那伙儿将军,还是大别山的救星,但凡要确立中央政府管辖统治的,莫不走了这条老路。

  一年读100本“杂”书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乖巧本身是褒义,“千军易得”首先建立在听话上,百分之一的人管理百分之百的人,若不顺从,国家岂不东南西北依次崩溃?孔孟朱熹在这点上已无限接近于真理。只是这些金玉良言,被我们像菜市场大妈聊天一样解读,把状语、定语、表语都省去,再掺上“市井俚语”、“俗话说来”,中国传统的驯良于是南辕北辙,偏到印度尼西亚撒泼游玩。

  当今不少乖巧,实际上是一种宠物式的心态,谁给一根香肠,就冲谁摇摇尾巴,欢欢喜喜地跟着他走了,和孙猴子拜师一样,“打我也不恼,骂我也不急”。见恶缄口,见善不为,缩在乌龟王八壳里,蒙上眼睛走自己的路。

  有一群机车骑士带着滚滚黑烟呼啸而过,人们给呛得灰头土脸,却权当多洗一次澡,淡然忍受。街道旁有乞丐求怜,男男女女步步生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箭一般掠过,看见了当没看见。昔年这帮人的爷爷奶奶,当日本还在海峡另一头叫嚣备战时,“抗日救亡”喊得比黄埔三期的学员还响;等到三八大盖指着他们,一下子又“太君饶命,我是良民”,供出国军共军的阵地,比下水道旁的土狗还温良。

  一年读100本“杂”书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这未免有些“情风馆”、“万花楼”的歌姬做派。今朝来了城中一霸,尽管他烧杀劫掠无所不为,但他一来给钱,二来势大,依然和他一夜春风。明朝来了一位铁血丹心的酷吏,他说一定要诛杀城中恶徒,还百姓一段安生,我们的姑娘这会儿竟一面斟酒上茶,一面大骂起昨天的顾客来了。有时酷吏运气很背,还未除恶就落了马,恶人卷土重来,重回烟花小巷里潇洒。她会怎么做,我们驯良温顺的百姓就会怎么做!她会怎么说,我们忠厚老实的民众就会怎么说!

  当然,你也许要反驳我,青楼里也不乏李师师、苏小小这样坚贞的奇女子。非也非也,她们不正如世间极少数的仁人志士吗?真正忠于本心,敢于在圣王面前乖顺,在敌寇面前暴怒的人,太少了。朋友,真的太少了。哪怕抗日战争牺牲了数千万军民,除以四万万这个基数,百分比还没欧洲国家的税高。

  臣子和奴隶有云泥之别。臣子忠信驯良,却不仕二主,嫉恶如仇。蛮夷侵犯,他即便是两鬓苍苍的老年文官,也会“嗷嗷”叫着奔赴疆场,如果国运衰微,贼子的屁股坐在紫金殿上,他无论多么珍惜生命,热爱生活,都蹈死不顾。

  奴儿则不然。

  一年读100本“杂”书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若民众对国家的态度只是一种奴性使然的服从,那么国徽、国名、国旗、国歌对他们而言就是些过场。社会好不好,制度是否有利于民生,贪污腐败要不要严打都是浮云。每个人莫不尽到了对自己的义务——卑劣地苟活。国家却失去控制,好坏不知,善恶不明,陷进泥淖也没人递一双援手。最后改朝换代,甚至并入别国领土——当然,这和乖巧的人们已经没什么相干。

  前些日子,韩国的朴总统饱受诟病,韩城、首尔大街小巷都有人游行。我们“天朝上国”的不少百姓,看完“新闻联播”后大骂他们是神经病,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一面说着,手里炒菜不止,加点酱油,加点鸡精。吃饭的时候,就翻翻《钱江晚报》《都市快报》的娱乐版块,几张讲时事要闻的头版头条只用来抹抹桌子。楼下收到了水电费单子,老头老太们小声嘀咕着怎么这样贵,但还是去掏腰包。

  一年读100本“杂”书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我一时失语,不知道这样一个宏大的民族该怎么启迪,怎么改善。乖则乖矣,驯则驯矣,可这是一个国家,不是宠物店,不是动物园。

  鲁迅先生活了55岁,这个问题大概困扰了他40多年,但到死他也只启蒙了少数人。

  而我坐在鲁迅青少年文学奖的赛场里。

  感受着和周先生一样的苦闷无奈。

  (此文获第八届鲁迅青少年文学奖一等奖)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