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苦魂》就是我的命  

2016-11-10 07:3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魂》就是我的命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今年纪念鲁迅先生逝世80周年的活动中,腾讯记者采访周令飞:有没有较为认可的鲁迅研究专家?周令飞回答:有,张梦阳先生写的三大本《鲁迅全传》,他站在尊重历史、尊重人性的立场上,把鲁迅的一生用一百万字写出来,我觉得他是相对真实的。在写作的过程中,他生了病,甚至怕心脏手术做了麻醉以后,影响他对鲁迅的认知,不能写出一个真实的鲁迅,他宁可不做这个手术。这样一个人,这样一种态度写出来的东西,至少让我感觉到了他对历史人物的尊敬。 

         “《苦魂》没有写出,死不瞑目”

“昨夜写到零时以后,才完成初稿。今天上午又‘捋’了几遍。发去一阅,请指正。”这是张梦阳先生回复笔者采访提纲时附的一封邮件,“初稿”是指他经过认真思考后的采访答复,足有六七千字,是笔者迄今收到过的最长的一封采访答复。 虽然未曾谋面,只是电话和邮件交流,但已真切地感受到这位身在北京的七旬老人,对于鲁迅是怎样一份深厚的感情。《鲁迅全传·苦魂三部曲》由《会稽耻》《野草梦》和《怀霜夜》三部组成,是著名鲁迅研究专家、国家图书奖得主张梦阳沉潜“鲁学”四十余年、历时十三载撰写的近百万字长篇文学传记,终在鲁迅逝世80周年纪念日的前两个月出版发行。

          《苦魂》就是我的命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2003年,张梦阳在完成《中国鲁迅学通史》这部学术著作后,正式开始了《苦魂三部曲》这项锥心沥血的生命写作:“2007年12月底的一天,经过多年的‘焖焐’,百万字的《苦魂三部曲》突然从我脑海中喷发出来,有点儿像火山爆发的势头,三部曲中的各种场景、氛围、细节,鲁迅和他周围人物的音容笑貌、行动举止,宛如彩色电影一样在我眼前浮动……”

“自己也好像走进了东昌坊口当年的古街、酒店、新台门的大院,和少年鲁迅以及他的父母、兄弟、亲戚、友人,生活在一起。我激动不已,有一种回归文学绿野的快感,恨不能一下子就把三部曲全都打入电脑。夜深躺在床上,仍然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颇有点儿‘君子好逑’、‘寤寐求之’的劲儿,但求的不是‘窈窕淑女’,而是好书好文章。” 然而,就在那天的子夜时分,长期超负荷的心脏终于受不住了,张梦阳忽发心脏病,胸口憋闷,出现窒息,赶赴阜外医院抢救,险些辞世。 医生建议他马上做瓣膜置换手术,但张梦阳拒绝了,给出的理由催人泪下:“我怕麻醉以后把《鲁迅传》的构思忘了。”

          《苦魂》就是我的命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苦魂》就是我的命!病危时,心爱的女儿、外孙女都放得下,因为她们已经在美国定居,生活安定了。我就是放不下《苦魂》!《苦魂》没有写出,死不瞑目!”张梦阳说。如今,《鲁迅全传·苦魂三部曲》终于完成,并获得国家出版基金支持,顺利出版发行了。“这是我人生最大的幸事!”张梦阳得愿以偿。

“愿葬在绍兴,离鲁迅故居最近的地方”

“我祖籍山东临清,但从来没有去过。生于甘肃天水,三个月大就离开到了宝鸡,三岁又到南京。八岁到北京居住至今,但60多年来,老北京人始终不承认我是同乡。回忆起来,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绍兴,我陪了鲁迅一辈子,鲁迅的故乡绍兴始终深印在我的心中,她是我精神的故乡。我愿做个绍兴人,身后如有条件就葬在绍兴离鲁迅故居最近的地方。让人们知道曾经有一个叫‘张梦阳’的人为鲁迅奉献了他的一生。”张梦阳这番感慨让人动容。为了写《鲁迅全传》,张梦阳曾“十下绍兴”。人生中的第一次,总是让人难以忘怀的,他说:“我第一次到绍兴朝拜鲁迅先生是1969年10月1日,经过还挺有意思。”

           《苦魂》就是我的命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他回忆道:1966年6月,“文革”爆发,我像其他的年轻人一样,狂热地投入了运动。但到1968年,突然恍然大悟,感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不仅贻误自己的青春,还会毁掉自己的一生。因为不学无术,任何时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有害无益的。于是不顾一切,埋头读书。那时图书馆关门,不出借任何书籍,手边可读的只有1964年上大学时父亲给置买的《鲁迅全集》,因此就钻了进去,越读越觉得鲁迅的伟大。1969年9月底,张梦阳去看望刚从部队复员到上海的姐姐、姐夫,9月30日他们一行到杭州旅游。逛了西湖后准备回去,张梦阳执意独自去绍兴朝拜鲁迅。

没有钱住旅馆,张梦阳在车站候车室的长椅上过夜。那时的杭州火车站很简陋、破旧,而绍兴比杭州还差一截,根本就没有站台,火车停在一个土坡上,乘客自行下车便是。他下了车,只见坡下彩旗招展,游行队伍委蛇而过,方想起这一天正是10月1日,新中国20年大庆,就下坡穿过游行队伍往城里走。边走边打听鲁迅故居在哪里,走了很远,来到一高墙边,墙呈白色,墙顶是尖角的黑瓦。“据说这就是鲁迅故居,大门紧闭,尚未开放。我只能在墙外闻闻味儿,但是从墙内散发的野草气味儿,和石板路上戴毡帽的农民身上,我似乎感到了鲁迅所描写的绍兴风味。

          《苦魂》就是我的命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中午在小饭铺花一角五分钱喝了碗汤面充饥,下午就径直赶回杭州,再换车回上海,天黑才到姐姐家。” 一进门,他就挨了姐姐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别家的孩子,谁敢自己跑到绍兴去呢!”“但她绝对没有想到,我也未曾料到:整整十年之后,我竟然由于对鲁迅的虔诚苦读,从农村学校直接调到中国最高的鲁迅研究室去了。至今已经工作了37年。”张梦阳说。

“十下绍兴”,尽享“特殊照顾”

自1969年至今,张梦阳“十下绍兴”中,更多是为了作品采风,在此过程中,他受到了绍兴当地鲁研专家、学者的礼待,其中细节,他仍历历在目。对此,他铭记并感激不尽。张梦阳多次到绍兴参加鲁迅学术研讨会,而真正为了写作《鲁迅全传·苦魂三部曲》到绍兴,是2007年10月,受到了绍兴鲁迅纪念馆领导和工作人员陈勤、徐东波、顾红亚、徐晓光等同志的“特殊照顾”:

           《苦魂》就是我的命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当时鲁迅纪念馆的门票是100元一张,参观了一个处所要撕下一角,不能再去。纪念馆领导却下了一道指示:张梦阳不要票,而且可以随意出入,随意照相,不予干涉,并且拿出了馆藏之宝——少年鲁迅花“高价”购买并反复读过的《花镜》,由我仔细阅读。之后,顾红亚女士还特地让伙房为我准备了丰美的午餐,并给我寄来了十册《绍兴文化风俗丛书》。绍兴文理学院的寿永明、王晓初教授派车,由刘家思和吕俊英两位老师陪同我去察看鲁迅祖父母的墓地。张理明和他的夫人傅支伟不但在绍兴当地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我,给我讲解绍兴方言,还给我寄来了一本《绍兴方言词汇》。这对我了解绍兴,融入绍兴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2011年11月间,在绍兴开鲁迅研究学术研讨会,张理明请我吃饭,他的一位绍兴同乡陪座,谈话间说出一句“嘬螺蛳,过老酒,强盗来了勿肯走。”我赶紧细问,并请理明写在一张废纸上。这时,书的第一册已经要付印了,我急忙给责编打电话告知,他赶到印刷厂补上了“嘬螺蛳”一句。书印出后,读者一看到这句都说对突出“绍味儿”果生奇效。《鲁迅全传·苦魂三部曲》是张梦阳数十年来呕心沥血之作。如不在鲁迅生平史料及其著作和相关人物资料中浸淫、濡染、酿造数十年,再有一颗富有哲理和诗意之心,将之反复淘洗、反复提炼、升华到哲学和诗学的境界,是绝对不可能成就此书的。其中甘苦,知音和行家自会体味。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