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卢剑鹏】老人  

2016-11-08 08:4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卢剑鹏】老人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前几年,母亲多次中风,多次住院。去年,腿脚开始不便,已经难以独立生活了,又不习惯住在城里,只能把她安顿在邻村的一个敬老院。新环境生活方便,吃饭洗漱有人伺候,但母亲总是不喜欢,还是觉得自家好,那里老朋友多,总要我接她去看看。去年下半年,太婆的小孙子(二儿子的儿子)结婚,母亲高兴,嚷着要去喝喜酒,还是太婆的大儿子开车接去的。喝完喜酒,顺道去看大伯母。大伯母与母亲是妯娌,同名同姓同生肖,都属牛,只是大伯母比母亲年纪大了十二岁。母亲娘家在临县,嫁给父亲时,人地生疏,父亲又经常外出做手艺,陪伴母亲的时间少,因此,母亲常感孤单无助,多亏大伯母在身边,不时帮个衬手,因此两人感情深于其他妯娌。

  母亲到时,大伯母刚刚被儿子送去住院了,并且得知,可能与世不久。母亲好一阵失落。今年正月,大伯母还是走了。临走前一个多月,母亲多次去看望。床前,两人手拉着手,互相劝慰,去日无多,都在你我心里。此时记得,都是彼此的好。上个星期,我出差在外。回来的第二天就和大姐一起去看望母亲,发现母亲神情戚然,才得知,原来是太婆的儿子死了。太婆是母亲的好朋友,十年前,两人还一起承包村老人协会,还赚了钱。

  【卢剑鹏】老人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他们一家待母亲一直很好,母亲说要去看看太婆和她媳妇,并且说要陪太婆几天,等她儿子出丧后再回来。转天,我载母亲去看望太婆,还是太婆的小孙子夫妇把母亲搀上楼梯的。此时才知,太婆儿子已经出丧两天了!两个老人一见面就喊着老朋友啊,哭了起来,拉着手,互相用僵硬的手指给彼此擦眼泪。小孙子媳妇泡了一碗荔枝茶端给母亲喝。母亲接过碗,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哆嗦着手,舀了一勺塞到太婆的嘴边,一口哭腔:你一定要吃点下去啊。大颗的眼泪顺着太婆的脸流了下来。

  我别过脸,仰起头,闭着眼睛靠在窗沿上。一阵风吹过来,几点雨飘落脸上,冰凉冰凉的。出了太婆的家门,我们又去看望一个本家的二伯母。老人也属牛,九十二岁。前年老人生活还能自理,会自己做饭洗衣,去年开始眼睛看不清了,今年则基本失明。二伯母住在一个大四合院里,原来这里有四五十口人,很是热闹。现在只有几户人家,几口人了。而所谓的户,往往只有一个老人。我们到时,各家的门窗照例是关着的,只有二伯母家的窗子还开着,像一张孤零零张着的大嘴。我趴窗口往里看,发现二伯母正挣扎着起床,花白的头发凌乱而蓬松,像一团纠结在一起的钢丝,僵硬,没有生气。我抢先一步进去,扶了二伯母一把。

  【卢剑鹏】老人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母亲照样颤颤地喊了一声老朋友,那声音透着凄然,似乎喊一声少一声了。两个老人就面对面站着说话,没有拉手。二伯母眼睛直视母亲,却似乎什么都没看,空无一物。这是我见过的最没有表情的脸了,却又透着太多的内容。温饱的无虞,疾病的治疗,并不是老人晚年生活的全部。回来路上,我和母亲都没有说话,塞满我脑袋的,全是风烛残年这个词。

  到达敬老院门口时,雨已经停了,西边的天空露出了一片灰白。母亲没有让我送进去,说自己能走。我也就没有下车,坐在车里,点着一根烟,透过袅袅升起的烟雾,看着母亲拄着拐杖的背影。这原是一个多么强壮、干练的身影啊,曾经扛起了我们一家的生活,现在却变得苍老、衰弱、佝偻,每走一步都需要那么小心,那么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