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新丝路,大港行大道——在舟山六横岛看产业、文化与生态相融  

2016-12-01 10:0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丝路,大港行大道——在舟山六横岛看产业、文化与生态相融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核心提示:在同属宁波-舟山港核心区、与梅山隔海相望的宁波六横岛,其海岸线资源被开发建设的时间更为久远,以船舶修造、机械五金、服装纺织、水产加工等传统产业为核心的临港工业带也更为发达。在这里,产业、文化与生态如何相融,保护、利用与开发间的关系又如何相融?通过对六横岛的寻访,或许我们能找到一条新的路径。前两年,岛上有人卖豆芽菜都赚了200万元,更不用说是做船务配套的公司。当我们乘着渡轮,在寒风中踏上六横大岙码头时,扑面而来的,除了海岛渔村特有的咸腥味之外,还有当地人津津乐道的创富故事。

  六横岛位于舟山群岛南部海域。在如珍珠般散落东海的舟山群岛里,六横是第三大岛,面积达121平方公里,相当于4个澳门的大小。翻开地图,六横岛中部是深绿色的平原腹地,周边则被深蓝色的海岸等深线环抱。85公里的绵长海岸线上,有36公里是深度10米以下的天然深水岸线。香港、澳门、新加坡、鹿特丹、里约热内卢……放眼世界,六横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唯有这些闪耀全球的深水大港可以比肩。近年来,依托舟山群岛新区海洋经济的发展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机遇期,六横岛正迎来从海岛渔村到大港核心的转变。

  新丝路,大港行大道——在舟山六横岛看产业、文化与生态相融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佛渡水道边海风拂面,相传郑和船队曾经在此抛锚补给;如今,成排的龙门架在水道两岸矗立,30万吨级的货轮靠岸停泊。相隔六百余年,六横岛再次成为连接世界的起点和重要窗口。岛民们的创富故事,或许只是这个位于宁波-舟山港核心区域的小岛率先实现的一个小目标

  海岸开发,岛民改变命运

  今年41岁的陆军是土生土长的六横人。20年前,还在滩涂上捡蛏子的他,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也能成为陆总。如今,在龙浦村鑫亚路的两层小楼里,陆军有一间看得见海岸线的办公室。推开窗,泛黄的海面上,一艘15万吨的货轮正缓缓靠入中远船务的船舶维保码头。我的业务就是给这些货轮洗舱。陆军指着这个庞然大物说,船舶靠岸维修保养时,油舱需要专业的队伍做彻底清洗。2006年,陆军成立了佳腾洗舱公司,雇佣了30多名工人,专门承接船舶洗舱业务。现在,他的公司每年营收达到200多万元。

  新丝路,大港行大道——在舟山六横岛看产业、文化与生态相融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窗外这一条水深20米的海岸线,改变了陆军的命运。20多年前,刚刚初中毕业的陆军,走在村口的滩涂上,望着辽阔的东海,心中最大的愿望是能像城里人那样进入工厂,当一名按时上下班的工人,不用再像父辈那样漂泊度日,讨海生活。老爸给我起了陆军这个名字,就是希望我能离开海上漂泊的日子,过上安稳的生活。陆军回忆道,当年想在六横当工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进龙山的国营造船厂,这是整个岛上唯一一家工厂。陆军并没有如愿进入工厂,他慨叹命运不济,生在这个小岛,埋怨大海,阻断了他的梦想。种地,捕鱼,打临工,是那时候陆军的生活状态。

  直到2004年,六横岛迎来发展机遇,陆军也有了新的机会。大型央企中远船务,看中六横优质的岸线资源。在陆军的家乡龙浦村,中远公司建起船舶修造基地。村民们没想到,家门口的码头不仅可以停渔船,还停得下几十万吨的巨轮。造船厂进来之前,六横的大船不多,码头上都是小渔船。陆军说,当时只要是铁船,就算是大船了,碰到钢制渔轮开过,大家还会兴奋地喊大船来了

        新丝路,大港行大道——在舟山六横岛看产业、文化与生态相融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六横的深水港承载起万吨巨轮,也成就了陆军这代人的梦想。曾经跟着船厂师傅学过洗舱的陆军,敏锐地发现了商机,专研起这方面的业务。前来六横维修保养的货船来自世界各地,陆军专门南下广州学习海事英语。现在的六横岛,已经拥有了船舶修造、港口物流等临港产业。龙山、中远、鑫亚三家船厂占据了浙江货船修造的半壁江山。岛上许多像陆军这样的岛民,通过船舶维修、港口物流等延伸业务创业致富,拓宽了眼界。卖豆芽菜,我相信是岛民们的一个创业故事。陆军笑着说,豆芽菜是海员出海时最喜欢带上的蔬菜之一,六横有这么多往来的船只,人们靠卖菜赚200万元也很正常。

  海岛文化,港口注入灵魂

  一条海岸线,有人想离开,有人在回来。大学毕业辗转在宁波、杭州等大城市工作的周碧燕,无法忘怀家乡六横的海风和涛声。2007年,她辞掉工作回到六横岛,在中外船员们集散的西浪咀,开了一家家庭旅馆。学市场营销专业的她,把小旅店经营得有声有色,每年有近10万元利润。虽然收入可能比留在杭州工作要少些,但是在小岛上她可以陪着家人,听着涛声入眠,这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我的根在这里。周碧燕说。

  新丝路,大港行大道——在舟山六横岛看产业、文化与生态相融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如今的六横岛上,海岸边多了鳞次栉比的龙门架,集镇上建起了20多层的高楼,酒吧街、风情路……10万六横人的口袋也鼓起来了,生活和内陆城市一样便捷丰富。但人们担心,处于快速城镇化过程中的六横岛,岛民们千百年来形成的海岛文化,渔村乡愁,该往何处安放呢?在六横岛南侧,台门渔港将永久保留,不会被任何临港工业或者物流码头所取代,这一带海岸线将成为安放渔村乡愁的最佳所在。丰富多彩的渔家民俗,原生态的渔港风貌,在这里周碧燕能找到小时候的美好时光。不远处,六横双屿商港小镇正在建设之中,一条兼具葡式风情的老街雏形初现。工程完工后,一段湮灭在六横海岸线边的历史,将重新呈现在世人面前。

        六横岛,明朝嘉靖时称双屿岛,在大航海时代,这里曾经是世界上最繁华的自由贸易港。当时参与双屿港互市的商人中,有葡萄牙人、日本人及浙闽沿海商人。高峰时舶客拥万众。由于与明朝的海禁政策相悖,随着贸易规模的日益扩大和发展的不可控,嘉靖帝决定用武力剿灭。六横岛上这座历时23年的海上国际自由贸易市场遂告消失。在海洋经济再次起锚、港口文化重新被审视的今天,这段历史让六横人难以忘怀。当年,如果政策允许,由市而场,港口而港城,舟山群岛完全可以成为16世纪的香港。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面向海洋则兴、放弃海洋则衰。正在为这段历史撰写电影剧本的作家李森祥说。在李森祥看来,中国历史以农耕文明为主线,海洋意识相对淡漠。双屿港虽然仅仅存在23年,但它留下的印记却足够深刻。正因为这段弥足珍贵的历史,让六横岛民和国内学者,对双屿港这条海岸线上的历史钩沉,一直没有停止。

  海洋生态,严格项目准入

  新丝路,大港行大道——在舟山六横岛看产业、文化与生态相融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大型船舶修造,煤炭物流中转,火电机组投用……这些或多或少存在污染的临港产业,在海岸线的开发与生态保护中如何取舍?六横岛煤炭中转码头用了3年多时间,来应对这一难题。作为我省最重要的煤炭基地之一,每年全球各地货轮将煤炭转运至此。2013年,这个煤炭中转码头建成不久,便有周围居民反映空气状况存在问题。为此,六横环保分局对煤炭中转码头周边区域的环境空气质量,实施经常性监测。实时监控污染源对环境空气质量的影响,为公众了解环境空气状况提供便利,同时为执法提供依据。

  码头还投入巨资,实施绿化建设改造,购进大麻黄、香樟、四季杨等乔木,修建宽45米、面积135032平方米的绿化带。修建于码头边的一条绿色景观长廊,在美化环境的同时,也为工人们提供了休憩的好去处。从卸船到堆场的输煤皮带上,都扣着坚实的防尘罩,对煤炭运输实施全程防尘。在输煤皮带转运站,高压水喷雾装置喷洒出雾化水,对途经的干燥煤炭实施喷洒,减少扬尘飞起。

  新丝路,大港行大道——在舟山六横岛看产业、文化与生态相融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在中远船务的厂区,记者看到一条长达数公里的水泥挡墙,沿着工厂一路修建。据介绍,这是专门用来隔绝噪声和粉尘污染的,可以保证厂区周边住宅村庄噪音控制在标准范围之内,仅这一段挡墙的造价就达1500万元。六横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地对已有建成的项目进行严格监管,企业各项排放指标达不到位的,需要投入资金进行技术改造。在未来岸线项目的选择上,当地决定以引入生态友好型产业为主,争取把对海岸线的影响降到最低。我们刚刚拒绝了一个20亿元的矿砂清洗项目,在产业发展和生态保护发生冲突时,肯定会做出正确的取舍。当地参与招商的一名负责人表示。

        双屿港兴衰

        双屿港在六横岛发展历史中一度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其兴衰与明朝政府的海禁政策有关。明朝规定片板不能入海,沿海居民与海外商船进行贸易更是被视为大逆不道,舟山群岛等一些沿海岛屿上的居民都被强行迁到内地。但是贸易是无论如何也禁止不了的,江南发达的手工业以及内地丰富的商品都在寻找着海外更大的市场,而海外商人也对中国精美的商品和高额的利润垂涎三尺,于是就有了私下交易。六横地处中国沿海的中部,交通便利,面朝太平洋,与日本、琉球等非常近,背靠富足的江浙地区,因此选择在这里进行贸易似乎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据考证,六横最初的贸易有点像自由市场的性质,后来才慢慢形成规模。

   新丝路,大港行大道——在舟山六横岛看产业、文化与生态相融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葡萄牙人、中国人、暹罗人、婆罗洲人、琉球人在这里和平相处,自由贸易。最繁华的时候,葡萄牙人在这里建有两座教堂、一座市政厅、两家医院和上千幢私宅;而且因为六横岛平地少,当时的房价也贵得惊人;当时双屿常住人口达3000多人,光葡萄牙人就有1200多人,再加上每天数以千计的往来商贩,市场极为繁华。宁波等浙闽一带的居民,更是将双屿港作为贸易获利的重要地方,曰:一叶之艇,送一瓜,运一罐,率得厚利……三尺童子,亦知双屿为衣食父母。日本学者藤田丰八将之称为十六世纪的上海,这里也成为了远东冒险家的乐园。

  而双屿港的没落又极具偶然性,据说起因是一个叫佩雷拉的葡萄牙法官来双屿做生意,他将几千得克(葡萄牙货币)的货物交给了一个中国商人,交货之后,这个中国人便杳无音讯。佩雷拉非常气愤,想从岛上得到补偿,于是他纠集了一群无赖,趁夜深人静,跑了几里地,到六横岛上的另一个村庄,抢劫了十几户人家,并掳走了他们的妻子儿女,将十几位村民杀死。此事动了朝野,龙颜大怒,于是朝廷派名将朱纨统一指挥浙闽两军,对双屿港进行围剿;为防止泄露行动机密,朱纨放弃了浙江兵不用,而是动用从福建带来的亲信部队围攻双屿。朱纨率武装船队,利用夜色掩护,堵住双屿港口,将里面的船只烧毁,并登岛烧毁了建筑物和仓库。但即使是这样,据记载仍然有1290艘船只幸运逃脱,这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当时双屿港的贸易之盛。

        六横的峧有来头

   新丝路,大港行大道——在舟山六横岛看产业、文化与生态相融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如果有心,你会发现六横的地名中,使用的特别多,有峧头、峧西、张家峧、汰湾峧等等;其实老一辈的六横人都知道,这个字具有特别的含义,是不能用字来代替的,也没有别人想象的蛟龙的意思。这个也不读,六横人读(gao),其他地方很少以此作地名。

  六横原来分为上庄和下庄,中间是一片海,没有海塘连通。在上庄的张家峧与下庄的干岩之间,潮水退下去后,就露出一片礁石来,人们能很轻松地通过。所以聪明的人可能已经猜想出来了,这个被称为的,就是涨潮的时候被海水淹没,退潮的时候能显露出礁石的地方,用正规的海图文字表达就是适淹礁其实,这种猜测只说对了一半,还有一个方面是靠近山边,是交通比较重要的地方。像峧头这个地方,因为地处六横靠近中间的地带,四面八方交通比较便利,再则由于当初退潮后面积适中,后来随着陆地的增多,就慢慢地演变成了集贸中心。

   新丝路,大港行大道——在舟山六横岛看产业、文化与生态相融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原来的峧头街呈丁字形,铺满了鹅卵石,有点坡度,依稀可以想见当初海边的影子。尽管从我懂事起,峧头街也只有一家饭馆,几家商铺,但这无法改变她在六横人心目中的位置。当初的峧头对于六横人来说,是繁华与中心的代名词,就像美国的纽约、法国的巴黎。早时期的六横人上街不叫上街,而是叫到峧头去所以像张家峧这个地方,虽然现在那里已经是一片陆地,良田片片,居民安居乐业,也早已改称为岑山了,但当初下庄人如果想到上庄的峧头来赶集,是必须要经过这个张家峧的。还有峧西,按照地名来解释是在峧头的西面,但当初也是个适淹礁,大教场、横便塘、涨起港等方向的人若想到峧头来,就必须候潮通过峧西才能过来。

  提起,值得一说的还有外平峧和里平峧,因为外婆家在外平峧,我对那一带比较熟悉。若你见过上世纪70年代的里外平峧,那么你就会理解现在这个字的来历了,特别是外平峧,很突兀地与梅峙、戏文山交界,到里平峧还要过一道叫城子岗的山梁,使人很容易联想到这个地方,过去曾在海水中时隐时现。在六横能称为的地方,都曾经发挥过重要的作用,如果把六横比作一个渔民的话,这个就是渔民身上的脖子,是六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