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院士的那些事  

2016-11-19 08:2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院士的那些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一年一度,2016中国·绍兴“名士之乡”人才峰会刚刚落幕。但是“集聚高端人才智力,加快创新驱动力”,却永不落幕。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处于金字塔顶端的院士们,他们给绍兴带来的不仅仅是先进的项目,更是他们身上的独特魅力,他们对工作的热忱和投入,对事业的忠诚和信仰,让人感动和敬佩。

  俞建勇:解密航天员的“穿衣经”

  航天员专用服装要求有多严?重量误差超过1克就为不合格,特殊部位尺寸误差超过2毫米就要返工

  绍兴纺织产业发达,这让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东华大学教授俞建勇和绍兴结下缘分。因为长期致力于纺织材料领域的科研与教学,他数次来到位于袍江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浙江绿宇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访问交流。今年,他将与这家公司联合开展再生聚酯可追溯性示踪技术研究。纺织业界对于东华大学并不陌生。今年10月17日7点30分,“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发射升空。而航天员穿的这些服装正是出自东华大学航天员服装研发设计团队。作为航天员专用服装系列化设计项目技术总指导,俞建勇介绍,航天员有很多服装,东华大学团队研发设计了航天员在轨工作生活的工作服、锻炼服、休闲服、失重防护服、睡具等,还有常服、任务训练服等地面任务服装,共数十个种类的服饰。

  院士的那些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10月19日3时31分,“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与“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成功实现自动交会对接。两名航天员进驻“天宫二号”,开始长达30天的在轨生活。那么,进入太空后的航天员,穿的是什么样的服装?“在‘天宫二号’,航天员们除了每周六天、每天八小时的工作外,也会利用闲暇时间进行太空跑步、骑自行车等运动锻炼。这时,他们会穿上一套运动锻炼服。”俞建勇说,事实上,除了发射和返回阶段,航天员在空间实验室都将根据工作任务的不同阶段和不同场合换上不同类型的专用服装,开展在轨工作、生活和运动。

  当然,不同于普通服装,进入“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用于保障航天员健康的运动锻炼服装对舒适工效等功能要求特别高,每件衣服重量误差超过1克就为不合格,特殊部位的尺寸误差超过2毫米就要返工。要满足所有的这些技术指标要求,已超出了服装艺术设计领域,需要工程技术学科力量的加入。因为航天任务对航天服的科技含量要求很高,所以航天服的研发跨越纺织、服装、产品设计、材料等多个学科和全产业链,小到纽扣大到面料都需要定制模具进行打样。为了节约时间,教授们亲自动手制作样衣。

  院士的那些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俞建勇介绍,从上世纪90年代我国启动载人航天工程以来,二十多年间,东华大学先后完成航天级高纯粘胶基碳纤维、舱内外航天服暖体假人研制、航天员尿收集装置研制、半刚性太阳能电池帆板玻纤网格基板、中国航天员专用服装系列化设计等十余项科研成果,成功应用于国家头号战略武器研发、神舟系列载人航天工程及“天宫一号”、“天宫二号”工程中。

  夏照帆:院士即战士

  她曾参与天津港“8·12”特大爆炸案、成都公交车燃烧案、上海“11·15”特大火灾的抢救工作

  62岁的夏照帆,中国烧伤界顶级知名专家之一,远远走来,朴素的衣着难掩她身上的高雅气质,她举止轻缓,说话温柔有力。这次来绍兴参加人才峰会,她是参与绍兴振德医用敷料有限公司的院士专家工作站工作,帮助研发新型医用敷料。这位医学大家坦言,自小读着鲁迅的文章长大,尤其夏姓是夏禹的后裔,与绍兴有着关联,所以她对绍兴很是神往。假如绍兴在烧伤医学方面有用得到她的地方,她愿意尽力。她此次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凑,上周六下午抵达绍兴,与企业对接,周日上午参加人才峰会,下午1点半就赶往上海长海医院海宁分院指导工作。

  院士的那些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夏照帆,中国工程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上海长海医院烧伤外科主任医师、教授。这位白衣战士,每逢有突发烧伤事件,她总是临危受命,奔赴一线,救治病人。院士就是战士,必须召之即来、来之能战!这是她的人生信条。去年8月12日晚,天津港发生特大爆炸案。第二天她被“点将”,赶赴天津抢救伤员。夜里10点,夏照帆抵津,拎着行李直奔病房。偌大的医院里,躺着许多被烈焰吞噬过的伤员,面目全非,命悬一线。见惯此情此景的她,依然无比揪心。

  早上7点前,她查房。然后,会诊、手术、陪护,直至凌晨,她仍守在病床边。身旁的医务人员都劝她,“作为院士,在一旁指导就可以了。”她不听,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亲自动手。只要是临床问题,一定要看病人,这就是夏照帆的惯例。一名临床医生绝不能离开病人,要临床,不要离床,“离床医生”不是好医生。在对几位重度烧伤患者做四肢清创手术前,夏照帆挨个查床,柔声细语地询问病人休息情况,弯下身体查看尿量,特意叮嘱麻醉师放缓注射速度。在抢救天津港特大爆炸事故伤员的无数个日夜,她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吃饭时间不超过10分钟,一颗心全系在伤者身上。事实,这样的抢救何止在天津港爆炸事故。

  院士的那些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2008年,上海市842路公交车发生爆燃事件,夏照帆在病房里坚守20多个日夜,让10多位严重烧伤者“浴火重生”。2009年,成都发生公交车燃烧事件,她将3名脏器衰竭的伤员从死神手中夺回来。2010年,在上海“11·15”特大火灾抢救中,她废寝忘食为19名重伤者悉心诊治,在病人经历“严重吸入性损伤”的鬼门关后,她更是不休不眠陪护到底,直至再无危险发生。2013年,昆山一企业发生金属粉尘爆炸事故,她连续奋战20多个小时,先后抢救了6批共10名重度烧伤患者。她相信自己的医术,在她的字典里,甚至不能容忍“死亡”二字出现。在医学这条路上深耕40年,夏照帆还攻克了烧伤领域的两大难题,一是多数死者并不是直接被火烧死,而是因休克导致脏器衰竭而死的问题;二是烧伤病人的后遗症问题。

  她在对烧伤休克的深入研究中,发现了细胞能量代谢障碍、细胞膜通透性变化等一系列披着烧伤“外衣”的内部“真凶”,从而探索出了能检测“真凶”的体内多核磁共振波普技术,揭示了烧伤休克的病理成因,这一成果大大提升了严重烧伤患者的救治成功率。眼看那些好不容易从死亡边缘救回来的伤员,面目全非,痛不欲生,夏照帆感同身受,坐立不安。如何让烧得体无完肤的皮肤能够宛若新生?夏照帆大胆探索可以替代人体真皮组织的人造皮肤,她和团队成功研制出微孔化异体无细胞真皮替代物,提高了移植物的存活率,这对治疗增生性瘢痕十分理想,首次用于大面积电烧伤者的皮肤修补即大获成功,被国际医学界誉为又一大创举。这就是夏照帆,敬佑生命,医者仁心。

  赵淳生:两度罹癌的倔强老人

  为何那么拼?要圆超声电机的中国梦

  院士的那些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今年的绍兴“名士之乡”人才峰会,赵淳生院士应邀出席。会上,他与浙江新涛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建院士专家工作站,合作开发超声电机产业。今年78岁的赵淳生,走路生风,笑声爽朗,谁也无法把他与两度罹患癌症的“奔八”老人挂钩,他更是年轻人眼里的“技术帝”和“工作狂”。“丁零、丁零……”清晨6点刚过,赵淳生骑着那辆陪伴他20年的“老爷自行车”去上班了。78岁去上班?是的,赵淳生50多年如一日。他的科研工作可以分为两截,前30年,潜心研究振动理论和应用,后20多年,转行研究超声电机技术及其应用。转行,意味着开垦拓荒,意味着放弃积累大半辈子的成果。

  赵淳生主动选择转行,与他的一次出国有关。1992年,54岁的他应邀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航空航天系担任访问学者。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聆听了一场报告——《超声电机的发展和应用》。“超声电机在航空航天、武器装备等许多重要领域都非常有用。我国将来肯定也会进行火星探测……”赵淳生很快意识到超声电机未来特殊重要的前景,毅然决定转行,顶着花白的头发重起炉灶。凭借振动学的专业背景,他如愿成为麻省理工航空航天系超声电机课题组一员,参与了相关的研究工作。1995年,一直惦记着“要搞中国人自己的超声电机”的赵淳生,毅然决然要求回国,在与妻子吵了一架后,“抛”下在美国的妻子和女儿,一人回国。

  院士的那些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回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赵淳生从零开始。没有场地,临时找了一个20平方米不到的房间当研究室;没有“兵”,现招硕士、博士和博士后各1名;没有经费,就向学校借了1.5万元,当作启动经费。为了研究超声电机,赵淳生真的是太拼了,经常工作到深夜两三点,三餐不定时,有时候他烧一锅粥和菜,吃上一周。在他夜以继日的工作下,10个月不到,我国第一台结构完整的原型行波超声电机就成功转动起来了。

  在初战告捷的背后,生命亮起了红灯。2000年11月,赵淳生在例行体检中被确诊为肺癌。他没有把此事告知在大洋彼岸的妻子和女儿,准备独自上手术台。他叮嘱同事:“如果我不在了,希望你们能继续为国为民做好事。”同事悄悄地把他患病的消息告诉了他在美国的妻女。2000年12月5日,赵淳生上手术台,右肺被整体切除。术后4个月,赵淳生又被查出胃癌,第二次手术,切除三分之二的胃。两次大手术,六次化疗,赵淳生体重锐减了13公斤,身体虚弱到了极点。但是,在那段度日如年的日子里,他依然牵挂着超声电机的研发工作。妻子不让他碰任何与工作有关的事情,女儿来电质问父亲:“你是要超声电机还是要命?”赵淳生说:“都要”。

  院士的那些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住院期间,他在病床上撰写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申请书,写了4份超声电机发明专利申请,审阅修改了一本书厚的博士学位论文。妻子一进来,他赶紧把这些材料塞进床单下面。为了不干扰同房病友休息,他躲到卫生间给研究生打电话指导研究。待到身体稍微好一些,他就要求出院,还把设备搬回家里进行实验。赵淳生当然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连续化疗后,病人一般都恶心得吃不下东西,他把老干爹辣酱拌在饭里,硬是吃下去,以此提升白血球。身体稍好一点后,他开始锻炼,循序渐进,一天也不落。苦得难以下咽的中药,他吃了整整5年。总有人奇怪赵淳生为什么这么拼?“因为心有信仰,要趁有生之年圆超声电机的中国梦。”他这样说。赵淳生是孤儿,6岁就没有了双亲,是党培养了他,10岁那年,他立志报效国家。“我要把学术成果转变成生产力,生产出成千上万的超声电机,应用在我国航空航天、国防、汽车、医疗等领域,还要打进国际市场,实现‘超声电机中国梦’。”赵淳生表示,我们国家太需要既能创新又能创业的人才了,而作为一名院士,责无旁贷。

  印遇龙:给猪做了一辈子营养餐

  猪肉怎样才好吃?首先猪也要吃得有营养

  “简单,高效,直接。”这是印遇龙留给浙江宝仔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宝军最深的印象,顾宝军说第一次登门拜访印遇龙,谈项目落地绍兴的事项时,“没有客套和寒暄,甚至都还没有自我介绍,印院士见面就‘单刀直入’谈技术,不会把一点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养猪,看似技术含量不高,但真要把猪养好,却是一门大学问。印遇龙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秉持着湖南人特有的“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精神,30多年来,潜心研究猪食谱——怎样用经济科学的养殖技术,养出安全和好吃的猪肉。

  院士的那些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猪肉怎样才好吃?首先是猪要吃得好。生猪的营养不能过量,否则不但造成浪费,而且还会增加污染。其次又不能让生猪缺乏营养元素,其中的奥妙很多。比如在绍兴落户的狐尾藻治污项目,就能够借用狐尾藻吸收水中的氮磷,再将狐尾藻处理成麦麸样的物质,其蛋白质成分高,是生猪很好的“营养品”。这样的生态循环,不仅保护环境,还有利于猪的生长和猪肉品质的提升。今年60岁的印遇龙,于2013年12月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在中国工程院的网站上,他的介绍是:长期从事猪氨基酸营养代谢与调控的研究,在其基础研究和转化应用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30多年来,他领衔的课题组在猪营养物质消化吸收,尤其是氨基酸营养领域获得了系列成果,并进行了行业推广。

  截至目前,印遇龙已发表科技论文200多篇,获得发明专利20多项。丰硕研究成果背后的他却并非一位书斋型学者。1985年和1994年,他先后前往英国、德国和加拿大学习与工作,其间,在养猪、称猪、打点猪饲料等工作上,他都是亲力亲为。平常,他也很少西装革履,基本上都是身着冲锋衣、脚蹬运动鞋,以便于随时进猪栏工作。“我是2008年进入印老师的科研团队的,那年,他刚从加拿大参加完学术会议,下了飞机直奔代谢室,西装都没顾上脱,就开始指导肠系膜静脉插管安装操作,那可是污物横流……”冯泽猛是印遇龙带的博士生,也是印遇龙在绍兴建立的院士工作站团队中的一员,在11月13日举行的2016中国·绍兴“名士之乡”人才峰会开幕式暨国际人才科技项目洽谈大会间歇,他说起导师言传身教、做学问的认真严谨时满是敬意。

  院士的那些事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印遇龙对科学研究的态度也一以贯之:要真正解决实际问题。他主持完成的“猪饲料养分回肠末端消化率及有效氨基酸需要量的研究”经推广应用已获社会效益上亿元,经专家鉴定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此次,印遇龙团队在绍兴落户的另一个项目是“金华猪提高生产性能新技术研究”,实用度非常强,与市场对接也很紧密。“16日起,印院士将专程进入我们企业,进行专业技术指导。”顾宝军说。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