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一位记者有所不问  

2017-02-09 08:14: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记者有所不问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有时采访两年,有时录音整理八万字

        功课做不熟不敢出门,这是年轻的李宗陶给自己的规矩

  1  漏斗里的记者观

  李宗陶已经不记得她的第一次采访了,因为,像雪花般地写稿子,很快就把第一篇淹没了。正是这雪花般的写,塑造出后来颇有知名度的记者李宗陶。《官员龙应台》、《曾国藩家族》、《袁世凯家族》、《赵本山的江湖》、《周立波》、《通人王蒙》……这些《南方人物周刊》的重头报道,都出自李宗陶。去年,她离开《南方人物周刊》,加盟南方报业集团另一家杂志《289艺术风尚》任总主笔,依旧是记者的本行。

  一位记者有所不问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李宗陶对记者这个职业的认定,引申于与漏斗有关的实验——让我们把世界扔进一个巨大的分液漏斗,静止时大致会分为三层,包括记者在内的大多数人身处体积最庞大的中层,大家一刻不停地做着布朗运动,构成火热的生活。记者是其中有可能突破上下界面而提供另两层图景的人,他们的突破能力,决定了受众可能获知的世界的丰富和复杂。李宗陶毕业于一所工科大学,学的微生物专业,她大学的专业背景,知道的人并不多。

  2   陷进对方的世界

  1993年,李宗陶大学毕业后,被分到杭州的一家制药厂。时间不久,她开始了第一份跟媒体有关的工作,在浙江省商业厅的一份报纸,当时一点根基都没有,是从画版样、做校对、跑印刷厂开始的。李宗陶说,后来,她又去了电视台,然后去都市报。新闻科班毕业的李宗陶,最初自然搞不清新闻的“5W”WhatWhoWhen WhereWhy)。有时候前面有很多废话,绕来绕去才到5W,我就不明白了,这些真的比5W都重要啊?这是铺垫呀,是情境设置呀!

  一位记者有所不问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2001年,李宗陶离开杭州,来到上海的《新民周刊》。2006年,李宗陶进入《南方人物周刊》。从业多年,她也并非只在文化线耕耘。实际上,除了体育线、经济线,她都跑过。有一阵子,我跑市政府的新闻,就希望能把时政稿写得活一点,不光是活泼,要有灵气,走心。因为,李宗陶发现,要把现场和读者连接起来,是通过自己的文字功力,这里面,就要求自己敏锐的观察和细节描写。

  每写一人,每成一稿,显然宗陶就掉进去,手眼所及,之细腻,之会心,恨不得钻进那人的肚里,直如孙悟空。这是陈丹青对她的评价。采访过这么多文化名人,对哪位的印象最深?我觉得字不好,我以前也喜欢这样提问,但后来发现这不是一个好问题,换成这样的提问比较好:你印象比较深的是哪一类或者哪一些?说这些时,她语调温婉又有些严肃。然后,她给出这样的回答:其实,我平时的作业,都是大批量的,我几乎写每一篇稿子都会陷进去。我写一篇会很久出不来。比如,人艺60周年的专题,我写了《曹禺和于是之》好几天情绪很低落,心里很痛。我不是当工作去做,而是直接用思想、心灵、头脑去面对对方的心理世界,我就悲欣交集。

  3  织毛衣般串资料

  一位记者有所不问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2006年初,李宗陶开始着手王元化先生的采访,一直到2008年王元化先生去世后文章才得以发表。那段时间看过的书、访过的人不去说了,所有录音整理出来大约有8万多字,而且明知不能发也理出来了,一直在我电脑里待着。百年家族系列报道,李宗陶的任务是梳理曾国藩家族和袁世凯家族。

  无意中旁听的晚清史课给她打了些底子,让她知道该先去找哪些书看。刚开始读那些文言文,还有些不习惯,越读越有滋味,觉得关键地方用字比白话文精准得多,我拿一个小本子专门记那些今天已经不太用、但一看就明白意思的字词——可惜用到文章里,多半被体谅读者的编辑搞掉了。

  一位记者有所不问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2012年,因为时间紧张,李宗陶在高铁上专访龙应台。我记得问到第二个或第三个问题时,龙应台有了郑重的表情,她回答每一个问题,都表现出一个思考过程。我们在做一种快速的、即刻的思维互动,我们平视对方的眼睛。采访的魔力就在这里,它是人跟人在接触,是形象、声音、气息、态度,甚至心灵的交互,本身也是行进中的故事。不久,龙应台最得力的秘书来信对李宗陶说:“‘部长说你做足了功课,她非常期待看到文章。

  老实说,功课是做不完的,但不做到一定程度,不敢出门。记者这个职业,在李宗陶看来,更像一个手艺人。我可能没有那种运筹帷幄的天分,那就老老实实做个手艺人吧。那么多材料堆在眼前,怎样用是考验手艺的。李宗陶记得开写曾国藩时,各种书——在长沙买的以及从湘乡富厚堂背回来的在书桌上都摊不开,只好一本一本摆在地板上,我从这本踩到那本,在做过标记的页码间穿梭,像织毛衣一样把它们串起来——也是体力活。

  4  那些微小的咯噔

  一位记者有所不问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2006年,李宗陶进入《南方人物周刊》,当时,公共版有个栏目叫思想者,挺合她的口味。李宗陶说,思想者是编辑部在媒体喧哗时代的某种坚守,代表老派的审美或理想,以今天流行口味看,是沉重、不好玩、不轻松。我不提供八卦,李宗陶说。采访作家阿城的稿子,阿城用三种颜色改了。其中有一句写他用多少钱盖的房,是他随口说出来的。他将这句用颜色标出,加了个括弧,换了种颜色:这属于个人隐私。李宗陶心里咯噔一下。

  同样是采访王元化,访问老先生,提问的质量是一方面,分寸也得拿捏得当,一不小心就前功尽弃。这件事情让李宗陶印象深刻,所以当年她的年终小结是《有所不问》。这些年,李宗陶有很多次微小的咯噔:一篇报道的信息并不是沿着记者编辑希望的路径向外传递的,每个人都从报道里汲取自己需要的信息;不是每个被访者都能明确说出私人空间被侵犯的不乐意,也不是人人都能意识到他说的话变成铅字以后也许就会发生化学反应,他们只是在报道带来事先没有料到的麻烦时才想到破口大骂。

  一位记者有所不问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有一次,看了半年的书,陆续采访了周边8个人,录音整理出来有几万字。然而功亏一篑,我在最后一站多问了一个事关家庭内务的问题,事关那个特别的年代和人心的疤痕。被访者动怒了,请我不要写这篇报道。李宗陶失眠了好几天,真是一个不道德的问题吗?编辑安慰她:当然不,因为你是记者。在一个缺乏禁忌的时代,得到一次这样的教训是有益的。李宗陶不得不想:在公共空间究竟应该传递什么样的信息?闯入私人空间的底线在哪里?何处是这个不问的底线?就在受访者的脸上——眉头开始打结了,眼神开始凌厉了……这时就意味着你好住嘴了。

  5  好记者与红酒里挂壁

  看似越来越多的媒体,挤在越来越狭窄的范围里重复地、长篇累牍地报道。我们的新闻是丰富还是贫乏,一望而知。李宗陶把社会比喻成一瓶红酒,她认为媒体提供的经常是浮沫,如果,能提供时间长一点的挂壁,能做到这个份上,就是好记者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