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用文字改变命运,用文字感恩人生!

 
 
 

日志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2017-03-30 11:58: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1912114,中华民国开国元勋、光复会主持会务的副会长陶成章在上海广慈医院被人暗杀。主持刺杀陶成章的是当时担任沪军第五团团长的蒋介石,这点已经没有任何疑义。但是,蒋介石与陶成章案的关系,学术界至今仍然没有完全一致的认识,还存在很多疑点需要澄清。本文拟就其中说法歧异的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蒋介石杀陶是受人指使,还是自作主张?蒋介石杀陶成章是主动而为,而是受人指使?关于这个问题,归纳起来,现有的史料大致有以下四种说法: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第一、孙中山、黄兴授意说。持此说的主要是与陶成章关系密切的光复会人士,如章太炎写的《光复会继起之领袖陶焕卿君事略》、《却与黄(兴)陈(其美)同宴书》等以及魏兰写的《陶焕卿先生行述》等文章,文中均或明或暗地指同盟会最高领导人孙中山、黄兴为陶案的幕后的主使人或者授意者。但具有光复会与同盟会会员双重身份的陶冶公并不同意章、魏对孙、黄的指控,他说:焕卿与中山先生虽政见稍殊,但并不如魏石生(魏兰字——笔者注)作《焕卿行述》所言之甚,迹近污蔑,不足采信。焕卿于石生言听计从,因此结怨同志,乃至杀身。为大事者,而无知人之明,以致败事,可为殷鉴……事关信史,不得不述所知以明是非,非有好恶存于其间也。当然,章、魏手里并没有孙、黄指使的铁证,而只是对战友遇难义愤填膺之下的猜测。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第二、陈其美主使说。持此说的人最多,流传也最广泛。黄炎培在《我亲身经历的辛亥革命事实》一文中说:辛亥十一月二十五日夜,革命大领袖之一陶成章(号焕卿)在上海广慈医院被人刺死。刺客为谁?怎样刺杀?很多人说是陈其美命蒋介石刺死的。各种记载,大都推给他人,脱卸自己。无论如何,从整个革命说来,总是一件很大不幸的事。我是认真写日记的。根据我的日记:192763日上海澄衷中学校长浙江人曹慕管和我漫谈。曹说:我民元病卧广慈医院,一日傍晚,蒋介石来谈,临行说:我们今晚将做一件大事。夜半,忽闻枪声,别室陶焕卿中枪死了。有深知其中秘密的告我:陈其美嘱蒋介石行刺陶焕卿,蒋雇光复会叛徒王竹卿执行。焕卿以为竹卿是自己的人,请他入室,就被刺死。光复会终于又刺杀了王竹卿。我所收藏同盟会会员名单上,陶焕卿别号济世。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陶冶公说:成章自爪哇归国,适值汤寿潜辞浙江都督,浙人咸以成章于浙江割蜜感运动,其功甚伟,拟举之以代,是时成章养疗于上海法租界广慈医院,沪军都督陈其美为争此席,乃以成章在南洋反对孙中山为词以事攻击,其部下卫队团长蒋介石受陈指使,于1912113日间故往视疾,畅谈许久,夜刺杀之。周恩来也明确说蒋介石奉陈其美之命,杀了浙江革命党魁陶成章,而窃取了浙江光复繁荣革命果实陈其美是蒋介石的直系长官,他们两人又是刚刚结拜的金兰兄弟,按照常理,陈其美是最有资格和可能向蒋介石下达行动命令的人,但是,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我们也只能说是陈其美授意或者说指使的嫌疑最大。大部分学者也都采用此说。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第三、黄郛主使说。持此说的只有蒋介石的溪口同乡兼早年同学杨志春,他回忆说:会有浙江绍兴人陶成章,为陈英士所忌恨。陶当时在上海医院养病,黄遂计上心来,密找介石谓之曰:陶某为陈都督仇人,你如果能将陶的生命结果,陈都督必以你办事能干,有作为、有魄力而喜欢你。蒋曰:无缘无故,如何可去杀他呢。黄曰:陶现在医院养病,你可以派一人,以送陶食物为名,到医院将陶杀死,岂不方便?蒋曰:此事须与陈都督相商之。黄曰:你去问陈,陈必表面上不允许,反阻止你去杀他了。蒋曰:如此我便服从陈命令,不去杀陶好了。黄曰:如此陈心中必恨你,做事无才干。你若不去问陈,先将陶杀死,再去报告陈,陈必心中爱你。蒋问:何以见得呢?黄曰:你看《三国演义》上许褚杀死曹操友人许攸,许褚如问了曹操再去杀许攸,必然不允许,先杀了许攸,再去报告曹操,操因许褚对自己十分忠心而加倍爱许褚了。今你去杀陶,亦是如此。

       蒋介石一时被黄郛说得好听,真去派人杀死了陶成章。未几上海舆论哗然,报纸上揭露了蒋介石暗杀陶事,陶党亦将捕蒋抵罪,蒋知上海不可久住了,乃辞团长职,推荐张群代自己任团长。蒋遂离沪避居他地。黄郛是沪军都督府参谋长兼第二师师长,是陈其美的头号助手。杨志春说是黄郛指使蒋介石刺陶,也许有他的依据,也可以算是一家之言。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第四、蒋介石自作主张说。持此说的也有不少。张云雷说:蒋志清在陈其美部下,就是后来改了名字的蒋介石,想讨好他的主子,按照陈其美的意图,趁陶成章在法租界医院不备,把陶成章枪杀了。浙江的人听到这个恶消息,没有一个不悲痛。龚未生极为愤恨,多方联络有关人士,准备为陶成章先生报仇。虞赓甫听到陈其美和蒋志清这样恶毒,气愤已极,常常把他们的丑事向大家揭露,联络大家反对陈其美来浙江当都督。陈其美、蒋志清这一着适得其反,弄得自己杭州也不敢走,甚至后来在北京开第一届国会,陈其美被国民党推为参议员,也不敢赴会。为了这件事,陈其美和蒋志清恨虞赓甫要死。一天虞赓甫坐轿到衙门办公,化了妆的蒋志清就在转弯处等他,虞赓甫的轿子一出现,蒋志清(介石)又把虞赓甫杀害了。

        著名作家周作人在《焕强盗与蒋二秃子》一文中写道:据一个老国民党说,当时陈其美偶说陶成章不死,吾侪不得安。有人听了便迳去办了,陈(其美)知道了大悦,即推荐于(孙)中山,加以信任。此人为谁,即蒋二秃子(蒋介石——笔者注)是也。蒋鼎文晚年在接受台湾历史学者的访问时也说:委员长(蒋介石——笔者注)本来是追随陈其美的,委员长少年时代很冲动,民元时,陈与当时名人陶成章不睦,陈与别人诉说陶成章是非时,委员长也在座,听说之后溜出来把陶处决,等陈其美想制止时已来不及了……”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不仅张云雷、周作人、蒋鼎文等人言之凿凿,异口同声说是蒋介石揣摩陈其美的意图主动去干的。就连蒋介石本人也是这么说的。他在事后写的《中正自述事略》,坦承他主持刺杀陶成章的理由及前后经过,他声称:当革命之初,陶成章亦口(踵)回国,即与英士相争,不但反对英士为沪军都督而颠覆之,且欲将同盟会之组织根本破坏,而以浙江之光复〈会〉代之为革命之正统,欲将同盟会领袖口口(孙、黄)之历史抹煞无遗,并谋推戴章炳麟以代孙先口(生),口(呜)呼,革命未成,自起纷争。而陶之忌刻成性,竺绍康未死前,尝为余曰:陶之私心自用,逼陷徐伯生(即徐锡麟)者,实此人也。尔当留意之!惜竺于此时已逝世,而其言则余初未口(忘)。

      及陶亲来运动余反对同盟会,推章炳麟为领袖,并欲置英士于死地,余闻甚骇,且怨陶之丧心病狂,已无救药,若不除之,无以保革命之精神,而全当时之大局也。盖陶已派定刺客,以谋英士,如其计得行,则沪军无主,长江下游必扰乱不知所之;而当时军官又皆为清朝所遗,反复无常,其象甚危,长江下游,人心未定,甚易为清朝与袁贼所收复,如此则辛亥革命功败垂成,故再三思索,公私相权,不能不除陶而全革命之局。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后来,毛思诚在其编辑的《民国十五年前之蒋介石先生》一书完全采纳蒋氏自述并加以发挥说:是时,陶成章踵回国,蓄意破坏同盟会,拥戴章炳麟,抹杀孙(中山)、黄(兴)历史,并谋刺陈其美,而以光复(会)代之正统。诣公(指蒋介石——笔者注)游说,公大骇。默忖其计果行,则沪军无主,长江下游必复入混乱状态,而当时东南人心未亡,军官皆清室遗孽,江浙仍将为清朝与袁贼所陷,熟权公私利害,决先除陶以定全局,事后自承其罪。盖其心出于至诚,绝非对人有所好恶于其间。此为辛亥革命成败最大关键,亦即公最重要历史之一也。按照张云雷、周作人、蒋鼎文及蒋介石、毛思诚等人的说法,刺陶是蒋氏独立决策的行为,与陈其美及其他任何人都无关。

        蒋介石在陶案中扮演的角色问题

      蒋介石在陶案中所扮演的角色,即蒋介石是陶案的组织者,还是组织者兼行凶枪手?关于这一点,各种论著长期以来也是众说纷纭,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1945年,上海胜利出版社出版邓文仪著的《蒋主席》一书,其中关于陶案一节明确写道:这个时候,有个假冒革命、阴谋夺取浙江都督的陶成章,因为阴谋不能成功,准备暗杀陈英士先生。主席知道了这件事后,心想:假使陶成章的阴谋成功,那么江、浙再入混乱状态,势将影响到革命基础的动摇。经过公私利害的慎重考虑以后,变决心先除陶成章。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那时,陶成章匿居上海租界某医院里面,主席便到医院去找他,先用严词质问他,哪晓得陶成章不但是恬不知耻,反而还侃侃而谈。主席怒不可遏,便掏出手枪,一枪把他打死。打死陶成章以后,主席并不掩饰这件事,反向党中表明心迹,自承其罪。党中自然没有加以深究,只有感觉到他的识见的宏远。主席枪杀陶成章,关系武昌起义的革命大局是至深且巨的。这是一本由国民党党营出版社出版的很有来头的书,是蒋介石认可的一本书,而按照该书的说法,是蒋介石当面一枪把他(指陶成章)打死。但大量证人证明并非蒋介石一人作案,则邓文仪的说法很可能就是为了凸显蒋介石的英雄形象而编造出来的,根本不值得采信。

      我们还注意到,1949年国民党败退到台湾后,蒋介石与陶案关系的话题反而成了忌讳。李云汉先生1981年撰写的《蒋中正先生与辛亥革命》大作,本来是应该大谈特谈的,却一字不提陶案,与邓文仪当年的大肆渲染、毫无忌讳完全相反,这其中的变化给人留下想象空间。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关于陶案经过,当时上海报纸及光复会干部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具体的记载。魏兰说:十一月二十四日(1912112日),沪军标统蒋介石晤张伟文、曹锡爵,言与先生(指陶成章)本无意见,欲来与其言明,庶免误会。伟文约以下午四时来光复会机关所一谈。及晤,介石与先生言论融洽异常。谈毕,介石询先生住址,先生实书一条实告之。是夜……十时许,有人持书至广慈医院与先生,询以信之所由来,则言杭州快信,由蒋介石转交。信内系临时协会具名。次日下午,张伟文至,先生示以信,伟文疑之,盖浙江仅有临时议会,并无临时协会故也。二十五日夜间二时许,有刺客二人撬门而入,守门者觉,询以何为,则云来看陶先生。旋登楼,入先生卧室,呼曰:先生!出手枪击之,子弹从左颊入,斜穿脑部,而先生遂不明不白而死矣。

        而事发后及时赶到凶杀现场的光复会干部杨镇毅的说法稍有不同,他说:广慈医院围墙很低,1912114日深夜,刺客从矮墙跳进来,用手枪向他射击,陶猝不及防,身中数弹,当场牺牲了。这一夜月色微明,刺客跳出去。医院里有人亲眼见刺客黑影,逃得很快,转眼不知去向……事后(光复军)总司令部侦知凶手是蒋介石指派的……那个刺客后来被(光复军)总部捕获,判处死刑。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杨镇毅提到的那个被判处死刑的刺客叫王竹卿,嘉兴人。光复会会员。奉蒋介石之命令杀陶后,潜回嘉兴,出任嘉兴军政分府尚武团队长。光复会侦知其行踪后,指示当地光复会负责人潘梅仙予以严惩。1912327日上午11时,王竹卿从嘉兴品芳茶楼饮茗回家,被刺客跟踪入室,击中后背,子弹从前胸穿出,倒地身亡。魏兰文章提到有刺客二人撬门而入。当时上海《申报》等报纸的报道也都说凶手有两人。那么这两个刺客,除了王竹卿外,另一人是否就是蒋介石本人呢?

      李勇、张仲田编的《蒋介石年谱》就明确说:“114日,受沪军都督陈其美的委托,伙同王竹卿将政敌、革命党人陶成章枪杀于上海法租界广济医院。那么,这个说法准确吗?答案是否定的。1964年,蒋鼎文在台北接受历史学者访问时为我们揭开了这个谜底。他说:北伐后,我任宁波警察局局长时,委员长(指蒋介石——笔者注)曾交下一个绰号叫莫姥姥的在我警察局吃闲饭,一天到晚骂大街,据说他就是委员长(杀陶成章)的一名打手。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据此,笔者以为基本上可以确定,蒋介石只是陶案的策划与组织者,而直接的杀人凶手则是蒋介石物色的王竹卿与莫姥姥。王竹卿后来在嘉兴老家被光复会制裁,而莫姥姥则不仅逃脱了惩罚,而且在蒋介石发迹之后被当作功臣供养了起来。陶案发生后,光复会方面对于自己领袖的遇刺身亡反应十分强烈,并发出了强烈的复仇声,矛头直指陈其美与蒋介石。案发次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也给陈其美发来电报,要他追查凶手。电报称:法(租)界咫尺在沪,岂容不轨横行,贼我良士。即由沪督严速究缉,务令凶徒就获,明正其罪,以慰陶君之灵,泄天下之愤。

       为了应付舆论并应付孙中山的追凶令,陈其美不得不让蒋介石以病休为由潜往日本暂时避风头。在蒋介石离开上海滩后,1912131日的《民立报》刊登了如下的消息:沪军第二师第五团团长蒋志清,因病仍未痊,禀请沪军都督府准予辞职。昨奉陈都督批示云:禀悉。该团长病仍未痊,应准请假调养,以期全治。所请委员接办,准予辞职各节,可毋庸议。并仰第二师团长切实挽留,以资襄助。此批。蒋介石在日本东京躲了十个月,除了学习德语外,并在日本与人合办了一份《军声》杂志。191212月,见风平浪息,悄悄回到上海。

       结束语

     蒋介石与陶成章案关系考 - 马路天使 - 绍兴顾鹏程的文学梦想

       陶成章是民国成立以后的第一大政治暗杀案件。这个事件标志着同盟会与光复会两大革命团体彻底决裂,对于革命势力的打击十分重大,也决定了辛亥革命彻底失败的命运。对于蒋介石刺杀革命领袖的行为,有学者早就指出:蒋介石走上政治舞台不久,就充当了谋杀革命领袖的主凶,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戒。他从来没有吸取教训,也没有悔改的表示,反而把这一罪过当成一份功业加以宣扬。这与他当权以后,目无法纪,草菅人命,也不无关系。这确实是中肯之言。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 张学继)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